来源:旅游(2013 年 5 月第 5 期)

    路过阿瓦沙湖的那天,太阳依旧没有落下去的念头,一个大坡之后,进入一个平缓的视界,平坦的土地在前方延伸。还以为要很长时间才能到达湖区,但就在一个拐弯处,有些意外地就在 GPS 地图上看到了湖。临时决定,直接从小路冲将下去,去看一看盛名的阿瓦萨湖。 

文·图 / 杜风彦

 

阿瓦萨湖边,犀牛伴我入眠 

  阿瓦萨湖位于埃塞南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以南270余公里处。早就听说阿瓦萨的风景特别好,经常会有人周末驱车去那里度假。也看过朋友拍的一些照片,早晨和傍晚的时候,淡淡的雾色笼罩湖面,有各种鸟儿,青草绿水间弯弯一小舟……坎坷的小路之后,从一个急坡左转弯,一座破旧的房子闯进视线。一群年轻人在房前的荫凉处,或躺或坐,看起来很享受生活。视线才过房子,满满的湖水入目,一群群野鸭和鸟类在自由自在地欢叫嬉戏。太阳正当头,湖面反射出一层层耀眼的白光,极目远去,能隐约看到对面灰色层峦叠嶂的山峰。

埃塞的孩子眼睛非常尖,刚转弯,他们就发现了我,跟在我身后一劲儿喊:“you,you,you,where you go?”房前的一众人虽然看起来很彪悍,但都是害羞实诚的汉子。一番闲聊,得知他们都是这湖区的渔民。为首的fakadu和他的弟弟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房子外面看起来破旧不堪,但打开门来,里面装修却很别致。房子被一圈的栅栏围着,左边栅栏外是草坪,右边是菜地,后面即是湖区。茂密的植物铺满湖边,貌似芦苇荡,渔船就停在湖边。

fakadu会些英文,并不太流利,但微笑的交流是不需要太多语言的。fakadu曾经是一名军队士官,29岁。战争的残酷磨练了他,使他看上去异于常人,但又是非常的平静祥和。退伍后,他回到家乡,当了渔民。fakadu很爽快地答应了我在他房门前搭帐篷的请求,说随便多长时间都可以,不要钱。他还热情地邀请我住房间,我决定还是住在外面。湖区的夜色肯定非常美丽。

晚饭之后,听得一阵阵低沉的叫声。他的弟弟拿出电筒,拉我前往湖区,告诉我去看behino。月光下的芦苇荡外,院子的青草丛里,月被云遮,用手电筒往前远远照去,只见一群庞大的身躯和闪着白光的眼睛。看到我们,它们就疯狂地往芦苇荡跑,但只走几步就又回过头来等待,因为它们留恋院子里的青草,你若不继续向前它们就会打道回府来吃草。院子的草地里,一个个又大又深的犀牛脚印证明它们是这里的常客。夜色当空,帐篷的几十米外,十几头犀牛伴我入眠。房主告诉我,犀牛是一种很危险的动物,惹怒了也会袭击人。但这么多年里,犀牛从来不曾靠近他们房屋的周围一步,所以我不用有任何担心,那都是多余的。在这里,人与动物的生活是一种默契的和谐。

现打现卖现做的渔市

本来是希望能跟着fakadu他们一早去打鱼,但晚上睡得太过舒适,等我起来时,太阳已经老高,栅栏外面非常热闹。渔民们清晨四五点钟就去湖里下网打鱼,七八点钟归来。错过了打鱼,但不能错过收货。我爬出帐篷,奔向湖边看热闹。

人比我预想的要多,更多的人正在奔来围观鱼的盛宴。早起的空气有些凉,阳光弥漫整个湖面,带来一些暖意。渔船从远处归来,停稳在岸边的泥里,一条条鱼儿就被噼里啪啦地扔向岸边。这些鲶鱼的个头真大,大的能有一米长,小的也有三十厘米。被扔下船后,鱼儿还在摇动着自己的身体,企图摇回湖里,但无论怎么努力也都是无济于事。酒店饭店的伙计虽已预约收下了连续几船的鱼,看到有船上来,还是走上前去,同渔夫商量价格。当地的人想吃鱼,也围将上去,捡起几条相中的鱼,讨价还价。

一旦敲定价格,岸边的两个小男孩就走上前去,把鲶鱼及时处理。男孩子用一把弯刀熟练地对准鱼头,只是两下,鱼头就被割掉。接下来是去除内脏。鲶鱼的内脏并不多,只需轻轻一抠,就已去除。刀再起,从鱼头的剖面下去,割掉一面的鱼肉,再一 刀起,另一面的鱼肉也被割掉。旁边的男孩拿起一块鱼肉,用刀撬起鱼皮,一点点地撕下来,才一会的功夫,眼前就出现一大块一大块的肥硕鲜嫩的鱼肉。

鲶鱼的鱼头和内脏当地人是不吃的,岸边的草地上有成堆成堆的鱼头,于是猫狗和鸟儿便开始大展身手。秃鹳平时最喜欢吃内脏,在这里,它们完全不怕人,几只秃鹳就在处理鱼的小伙计旁边闲逛,不时地发出嗒嗒声。一旦有吃的,几种动物就扑上去,不停抢斗并享受它们的饕餮大餐。虽然争斗,但食物是充足的,每个动物都不需要担心饿着。湖里的野鸭和其它食素的鸟儿只在远处望着,早晨湖边的喧嚣让它们无法沉眠,只得消磨和享受这一天清晨的美好时光。

一艘又一艘的渔船从湖心划过来。渔夫们停好船后,就会有一帮人围上来,有收鱼的贩子,有饭馆的伙计,有吃鱼的近邻,也有他们的家人和朋友,大家都在开心地笑着,几乎每个人都是满载而归。渔夫们的打鱼时光也就在早晨和傍晚,早晨是一天最忙碌的时刻。网里的鱼儿到岸边就会变为现钱,提供全家一天的口粮。傍晚时分则只是简单打些小鱼给家人和朋友打打牙祭。村民们打鱼,仍保留着古老的传统,以渔养鱼。他们不打小鱼,周六日也休息不打鱼,平时打鱼每天也不多打,这就保证了鱼类的休养生息。

fakadu一大早就出去了,这阵刚回来,看得出来他在渔民中很有威信。看到我,他指着百米外的地方说,湖区有两个主要打鱼的地方。这边湖区渔民打上来的都是鲶鱼,旁边的河道是另一个渔场,有不同的鱼,可以去看看。顺着他的手看去,更多的人聚集在那里。这是一条流往湖区的河道,河床只有窄窄的十几米宽 ,但产出的鱼儿却着实不少,多为非洲鲤鱼,也称罗非鱼。

待我过去看时,打鱼环节已经完毕,渔民们都在整理渔网。今天收获不小,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旁边,一辆小卡车已经装了满满一车的鱼儿,将要拉向远方的饭馆,或走进千家万户。近处,一堆堆的鱼儿还在铺了底布的地上,几个人正忙着把它们装进一个个箱子。旁边围着一群人,收鱼的,讨价的,看热闹的.......

这里也一样,有不少鱼儿是要被当时处理的。这边的小孩子正熟练地刮着鱼鳞,旁边的就把已经去鳞的鱼儿内脏去除,待鱼鳞和内脏都已去除,另外的小孩子拿起鱼,从鱼头后侧面一刀下去,慢慢割到底,翻过来,再从另外一个侧面下去,割到底。两块新鲜的鱼肉被割了下来,而再看鱼时,只剩下了头部和连到尾的骨头。积攒的一堆鱼骨,也会有小孩子去河边清洗,留做他用。

旁边等待的偷食者也不少,不仅有秃鹳和其它湖鸟,还有一种头似锤子的锤头鹮。这种小鸟体型较小,棕色的身躯非常灵活,在人群中绕来绕去,扭着头儿,闪着眼睛。伙计们一不留神,旁边的内脏,鱼皮甚至鱼肉就被抢了出去,然后被迅速吞下。

打完鱼后,早餐就开始了。村里的妇女们在草地上支起简单炉灶,开始煮鱼肉,烧鱼汤,还现场制作薄饼。晶莹剔透的罗非鱼肉被切成小块,铺满一盘,旁边一小碟辣椒酱,就上几个薄饼。我也很荣幸地被邀请分享他们的美味。这鱼儿并没有腥味,而是有种特别的清香,一口一口慢慢咀嚼,鱼肉和舌头牙齿的碰触产生一种美妙的满足感。埃塞的传统文化是重在分享,食物也是。大家一边吃一边唠着家常,偶尔一阵大笑,惊吓了那些抢食的鸟儿。

这些早餐非常便宜,几乎人人都能承受。取材方便,制作方便,食用也方便。

 

重在和谐 

这是渔民的早晨,也是附近村民的早晨。大人小孩都起得很早来赶这个早场,热闹喧嚣又充满了各种欢笑。阳光渐强,村民们把披着的床单铺在草地上,躺将下去晒太阳,唠着东家长西家短,孩子们在中间穿来穿去地寻找自己的快乐时光。整个捕鱼的环节结束,但早市远没有结束,因为一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阿瓦萨早晨的渔市不同于其它国家的渔市,这里仍保存着几千年来一直延续的古老习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里的渔民通过早晨渔市这一习惯,把自己和朋友家人以及整个生活联系起来,在原始的乡亲和宗族之间得到平衡,大家互相帮助和扶持,共同分享喜悦和度过难关。这个早市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每个人都是这里的一部分,在做各自事情的时候,都能得到应有的丰厚回报。

天已不早,在草地上享受完这丰盛的早餐后,我也整理行装,开始我新的一天的旅程。但阿瓦萨湖早市的记忆,却时刻温暖在我内心的旅程里。



 
目前有0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