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3年六月

骑在坦桑 - 从卢旺达边境到姆万扎
       5 月 29 日,从卢旺达边境入境坦桑。边境的分界线说似明显,也不太明显。一条大河贯穿其间,发黄的河水奔腾在河谷,轰鸣着向下冲去,经过一个起伏的阶梯,形成一条巨大的白色瀑布。水中的水汽蒸腾上升,一条跨岸的河中彩虹桥跃现空中,煞是好看。
奔腾的瀑布
横跨在水面的彩虹
边境的瀑布
        在卢旺达的边境,正有日本公司帮助修建水电站,而在坦桑的一边,貌似也在修建,但看上去平畅的空地却像极了观景台。
       从卢旺达一路下坡,到出关口却是一个急上坡,上坡后又下坡,方到达边境关口。
       填写出境表格,如入境表格一样简单。里面的官员微笑服务,优先为我办理,中间询问我对卢旺达的印象如何;我答曰:“好极了!卢旺达的风景和人民非常好,让人非常留恋。”引来对方的一阵大笑。“欢迎您再来卢旺达!”翻开护照,查看一下,咔嚓两声,OK!你可以出关了!
       卢旺达的边境官员着实非常用心,盖章时仔细翻看,只寻找已经盖章的签证页帮你盖上小小的签证章和入境出境章。绝不像其他国家的官员一样,翻看护照,胡乱盖一番。出入一个国家,甚至能占用三四页的签证页,这让我们这些长途旅行者煞是头疼。国外换护照比较麻烦,等待时日不说,在不少国家的中国大使馆还不见得能换护照,看到他们张狂的占用签证页,深怕签证页不够用。护照页占用大半后,开始计划性的让签证官们给我贴护照和盖章,必须给我贴这页,盖这页,告知他们理由后,他们也非常乐意的配合,这才使得护照的页数得以节省。
       到达坦桑的关口时已近正午,签证很简单,50 美金即可获得三个月单次入境。交钱给签证官,门口稍等两分钟,只听得咔嚓一声,沙沙的书写声后,翻开护照,就可看到入境的签证章了。方方正正,边上手写支付 60 美金,下书签证号码,简单的有点出乎人意料。事前签证官说是可以三个月,但上面貌似没有书写?询问后方恍然大悟,在章的里面,几行蓝色小字书写三个月有效签证,禁止参与任何形式的工作。
        在之前的一段时间,曾和杨怀玉策划飞往马达加斯加再返回坦桑尼亚,由此询问官员是否可以在此拿到多次签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50 美金只给单次入境签证;如果拿双次入境需 100 美金,但可以在下次落地的时候继续 50 美金拿三个月签证。看到这种结果,去马达加斯的希望愈加渺茫了。金钱不足,还是暂且断了此念吧!
       杨怀玉,男性,90 年生人,原为海信电视销售。同为辞职旅行,是我在肯尼亚内罗毕之后一起骑行的同伴。国外能遇到中国骑友实属不易,能在一起骑行更为困难。
       能遇到杨怀玉,还要感谢另外一个朋友:杨帆。他是帅哥 + 才子的典范,也曾骑行过川藏。偶遇在埃塞首都的街头,毕竟是骑过车的,眼神了得,一眼就看出来我是骑行者。真正骑过川藏线的骑友彼此之间都有一份特殊的说不出的情感,毕竟有些东西不用说大家都懂。之后我先后两次在他那里休息近半个月,年关也是在他们工地度过的,对我帮助很大。是他,告诉我有另外一个骑行者叫杨怀玉,也在骑行世界。此前只是零散得到一些消息,并不确认。经过杨帆介绍后才更加深入的了解。他在东南亚的路线和我一致,印度之后也飞伊朗,之后因腿伤回国,再从斯里兰卡飞往伊朗后去黎巴嫩,约旦,埃及。非洲之后的路程也大体一致。我比他早出来近十个月,他却迅速的到达非洲,看来我这一路走的相当的慢长了。对于杨帆来说,遇到我和杨怀玉不见得是个好事情。我俩基本分完了他带到非洲的所有户外装备。在路上,我们一直觉得对他太过残忍了。不过也好,装备没了他也就可能打消了骑行的念头,工作嘛,就要好好工作,想啥骑车的事情捏?
       和小杨相知甚早,初遇却在蒙巴萨。当时我还正在为一些事情而发愁,刚结束与一个驴友的骑行,对于和人搭伙骑行我丧失了很多信心。但和小杨相处才几个小时,就觉得可以一起走了。毕竟都是长途骑行的人,互相都比较了解骑行的生活。目前已经一同走了三个国家,数千公里,一路相处相当和谐。
       之前在乌干达边境换钱曾被掉包,虽后来又得以找回,但却耽误了不少时间。边境换钱,最好找正规的银行和专门换钱地方,但他们汇率较低。而流动的换钱小贩虽然价格高一些,却有着一定风险。换钱需谨慎,不然会吃亏!这次,吸取了经验,不再追求高价格,看小贩出价相差不多就把身上所剩的卢旺达法郎全换成了坦桑先令。
       出师不利啊!刚进坦桑边境就是近一公里的大上坡,上面有公里牌,书写去 mwanza 380 公里。
      上坡后,有一小村庄,有旅舍和饭店。看到一冷饮的小亭,杨怀玉询问是否在此喝瓶饮料再继续前行。此时天气正热,太阳直射,加上这个上坡,全身都是汗,来瓶饮料那是极爽的事情。但想到在经过乌干达和卢旺达的时候村庄特别多,前面应该还有村庄,节省点钱,到时再歇息也不迟。于是招呼继续前行,果然前方有下坡,但没想到下坡之后便又是上坡,行走了十多公里,路上行人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村庄了。
       站在坡上远望,能看到卢旺达的路,那路已经深深的藏在谷底,远方是不尽的山脉,而另一边是山谷的平原森林,一条大河如长蛇一样弯曲盘延在绿色的森林,浓烟在一处山顶弥漫,很像将要喷发的火山口,但实际上应该是当地人在烧碳。辽阔风光尽在眼前,看位置,那应该是卢旺达的阿卡盖拉国家公园。
       景色虽好,但天气却十分炎热,而更让人难受的确是这上下的坡路,几经长长的上下之后,时间流逝,村庄依然没有踪影。
       一个漫长的上坡之后,马上就是下坡,本来是件十分高兴的事情,但远方的一个长长的上坡的影子却让我们顿时失落不已,这又是一个大裂谷啊,下到谷底,再上到更高的顶峰。。。尼玛!这让我想起了在埃塞骑行的大裂谷,埃塞德真的大裂谷,下坡 22 公里,上坡 24 公里,耗费了我大半天的时间, 累的筋疲力尽,简直不堪回首啊。  这是个缩小版的裂谷,下坡在大概 5 公里左右,上坡更长....
      下坡自然飞速,不用刹把,最高的时候在亚美尼亚的大坡曾经下到时速 82 公里,但这坡还是小心为好。看到一个小的村庄,享受下坡中,不想停车。等到再上坡,才上了两公里就感觉已经不行了。索性推车上坡。又行进一公里,又累又渴又饿,但看看水壶,只剩下一口水了。汗!早晨忘记灌水了!翻翻吃的东西,就剩一堆咸菜,忘带干粮了!好在杨怀玉包里还有半瓶花生酱,取出来,倒进白糖,两个人把半瓶花生酱搞了个干净;又把剩下的几口水加白糖喝掉,歇息一会,继续上坡!
       只希望能在坡后有个村庄!
       吃了点东西果然有了点力气,爬到山顶,来不及停留就开始了近十公里的缓下坡。在下坡还意犹未尽时,又一个上坡在拐弯处出现了。这是要闹那般啊?村庄没有,上坡倒是很多。由于吃了太多的白糖,胃里感觉有点齁,急需水啊。好在小杨哪里还有半瓶前日接来洗手的雨水,虽然有点泛黄,也顾不得太多,喝了几口,继续上坡!
       好在上坡之后不久就有了村庄。但村庄太穷,连商店都没有。在路边附近的村民的屋檐的凳子上歇了一会,要了两瓶水,十分痛快地畅饮一番。穿着破烂衣服的村民围上来热情的打招呼,询问之后告之前面有镇子。看 GPS 地图显示前面是一个线路交叉口,应该所言无假,遂告别他们去镇上吃饭。
       进入坦桑尼亚后,明显感觉比卢旺达穷了很多。乡村全是木棚泥糊草顶房,矮小破烂,一家几口人住一两间如此房子,牲口圈都没得。村民的衣服开始破烂,很多人也没鞋子穿。没有看到电线杆,用电对他们来说还需要很长时间。
        镇子不大,一分钟就能走到头,酒吧和饭馆不少,停在一家,问了价格,牛肉饭是 2500 先令,折合人民币 10 元左右,不管太多,要了两份,吃!本来还打算来瓶啤酒的,一问比饭还贵,还是算了!看别人在喝饮料,1000 先令,当地制作,比卢旺达当地制作的要便宜,也要了一瓶。早已饿的不行,这才算是踏踏实实的好吃了一顿。
       镇子之后,没想到道路依然如前,鲜有村庄,再往前去,几十公里才有镇子。在路上就开始后悔没有在前面吃饭的镇子买手机 SIM 卡。路上太过荒凉,山区为主,帐篷营地难寻,虽然还有几十公里,但第一晚还需慎重,决定行至前面的镇子歇息。
       离镇还有七八公里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晚霞非常漂亮,匆忙拍了张就继续前行。天黑的很快,天黑之后的夜路充满了太多不稳定因素,还是尽快到达为好,趁着晚霞的最后一丝余光,在夜色未浓前到了镇子。
       走到镇子的时候遇到一个自称是卡车司机的黑人,说是路上见到过我们,问我们需要不需要什么帮助。让他带我们去商店买手机卡,在一个商店忙活了半天,才把这个事情搞定。之前在印度就觉得印度人办事效率太低,谁知道到了非洲之后才知道印度的效率还是不错的。在非洲的印度人效率还算可以,折腾一番总算把事情搞定。
       镇子上有不少印度人。这些很早从印度过来的亚裔,已经在此扎根多年。经商很有头脑,加上印度人很团结,垄断了很多行业。门口有印度小孩,好奇的一直看着我,估计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像我这样长的稍白的亚洲人了,跟他说话,却是害羞的躲闪着回答。
       一阵阵短促的喘息声传来,迎着屋内发暗的灯光看去,好大的一坨肉坐在门口!仔细看去,原来是孩子的妈妈。说来也怪,孩子和父亲非常瘦小,但他们的母亲却是比他们大了几倍。看来虽然他们来到非洲,但印度的传统并没有改变,这样的体型不仅在非洲,在印度国内也算是比较有名的了。的确很给他家男人长脸,他家男人没亏待他,也证明他们的富裕。印度的女性婚后普遍较胖。走在印度,你会看到很多肥胖的中年女性,围着纱丽故意露出胖胖的肚脐。看上去让人觉得发麻,但他们却为之自豪。这是一种传统,如果婚后的女性不发胖,不仅证明夫家对她不好,而且还会被人笑话家庭不富裕。现在新时代的印度青年由于接触新文化,已经改变了很多,很多青年女子并不在乎这种传统,而是尽力去保持自己苗条的身材。
       带我们过来的卡车司机看上去很有钱的样子,我们觉得算是碰到好人了。天气有点热,别人热情帮忙我们自然需要表达下谢意,便买一瓶可乐给他。没想到他非常痛快的自己挑了另外一瓶饮料。等小店主找来零钱的时候,自己又把钱接下,顺便买了四根烟抽。我和杨怀玉相视一下苦笑:进入埃塞以来,很多时候黑人热情的帮助总是抱着一定的目的的。不过这司机也算不错了,至少帮你办了事。更多的时候是坏了事还要钱。
       有了饮料和烟的回报,卡车司机似乎更热情了。办好卡后,又顺利的带我们到了当地的警察局。整个小镇也只有这片最明亮,一个发电机在轰鸣的工作。但是明亮的地方并不是警察局,而是超载检查站前面的酒吧和饭店。警察局在检查站的后面,也有灯光。本以为可以在此充电了,但他们是太阳能,没有插座。
       两位警察热情的招待了我们,让我们在附近随便挑选地方搭帐篷。考察一番,在警局的后面搭了帐篷。有厕所,有水可以冲凉,没电但有灯,也算是非常不错了。用炉子煮了意大利面,晚饭算是解决了。
       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女佣已经在打扫院子了。空气弥漫着灰尘,想睡懒觉那是没太多可能的了,收拾一番立刻上路。路依然是上下坡,不过上坡明显不太多了。
       中午时分到达左拐的交叉口,怕前面没有镇子,用了午餐。自我感觉坦桑尼亚的食物比乌干达和卢旺达的要好一些,虽然主食也是 Ugali 和木薯,但已经没了难吃的香蕉饭。路的两边可以看到种植的水稻,能吃到不错的米饭。
        坦桑的米非常好吃,和国内的米已经有的一拼。这里的米是天然产品,无农药无污染,吃着特别放心。一小碗豆汤加上一盘米饭,1500 先令,6 元人民币,一盘足以吃饱。
       刚上岔路口,就感觉道路明显好了,看起来像是新修的路,路的两边排水工程基本完工。我们笑谈,这不会是中国人修的路吧?话刚说完,就看到一辆洒水车,上写 CREC,中铁七局。哇靠!果然是中国人在修路。既然在修路,前面就应该有营地。问了路边的当地人,更确认了这一点。看来今晚有住的地方了!
       唱着小曲一路狂奔,路也是上下坡,但明显不觉得累了。
        路过一座桥,河流不算太大,但往河里看去,很多水花!有鱼!有大鱼!还不少!看看时间尚早,路不赶了,停车钓鱼!
       这小河沟的鱼应该很好钓,我俩商量着准备多钓几条来刷新以前钓不到大鱼的耻辱。如果钓的多了,今天去中国公司也可以炖鱼汤了。
       渔具有了,但诱饵没有,杨怀玉搞到一只蜻蜓做诱饵,我抓来一条小鱼。刚开始把勾扔进水里,当地黑人也拿着自制的竹竿钓勾来了。想跟他要点诱饵,结果他带的诱饵也不多,只得跟他一起,在岸边的淤泥里挖蚯蚓。
       鱼是多,但貌似位置不对,诱饵也不行,始终没鱼上钩。而在黑人挖淤泥的时候,鱼竿开始被拉跑,他慌忙上前,拉出来一条近四十厘米的鲶鱼。黑人高兴坏了,见到路过的人就开始炫耀。而我们这边还是没动静,鱼不咬勾,换位置也不行,等待很久也没动静。这真是邪门了,又一次丢人了!不大会儿,黑人又上来一条,和前面一样,鲶鱼,四十厘米左右。这样子黑人更得意了,逢人就炫耀。而我俩却还是没动静。
        钓了两个多小时,我只上来一条很小的鲫鱼,做了诱饵使用。其他时间都是在喂鱼。
       我们不仅没有雪耻,又平添了更多耻辱。确实也是,从埃塞之后,似乎很少能钓到大鱼了。。。。。。
       五点左右,太阳开始西斜,无法再钓了,要赶路了。期间就中国营地询问多个黑人,答案各异,有的说是 5 公里,有的说 6 公里,有的说 12 公里,有的说 20 公里。看来是很远的路程,只得依依不舍的看着翻滚着鱼的水花离开。
       9 公里后,见到中国营地。营地是碎石场,两个中国人,一个四川老哥,一个湖北小哥。招待的非常热情,晚餐也异常丰盛,吃到了四川大哥做的丰盛川菜,还有他们自酿的白酒喝!一路上遇到的中国公司,总能在我们想家的时候品尝到中国的味道,化解我们思乡的愁绪。
       当晚他们告诉我们,前面有七十公里的土路,坡度大,灰尘大。而正好他们有皮卡车要去姆万扎办事,可以捎我们去姆万扎。考虑到车子本来就有问题,而又有此好运,当即表示感谢,决定搭他们车过土路后,再骑到姆万扎。
        吴成文小哥是公司的翻译,走过很多国家,在非洲也工作了多年。第二天早晨,他和司机载我们前往姆万扎。一路上他详细的给我们讲解沿途的路况和风土人情,吴哥曾经是大学英语教师,不仅英语说的好,斯语也说的非常棒,和当地司机交流的非常顺畅,这让我非常羡慕。在非洲工作的大部分中国人都能讲得一口流利的斯语,和当地人交流没有任何问题。而我从印度开始,已经丧失学习语言的积极性,惰性让我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用英语交流,辅助以肢体语言。人啊,总是找各种理由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懒。
        在七局的营地我们有幸搞到了一些机械的黄油,我的后轮从卢旺达开始就吱吱作响,一直没找到原因,只觉得是后面轮组的问题,因为长时间没有保养,准备更换点黄油进行润滑。土路过后的一个镇子,在一个树荫下,我们让吴哥把我们放下。
        我们开始大拆大卸,我卸掉飞轮,卸掉轮组,发现似乎也并不缺黄油。更换黄油过后,本以为能解决问题,谁知道情况依旧。看来还是车圈的问题,算了, 不管了,反正有备圈,骑到断为止吧!
       路过卡萨马的金矿区,听说有很多中国人在此开矿,本想去金矿参观一下,但金矿离主路有些距离,且门卫持重枪把守,怕他们再一时误会走火,还是不去为好。
       当晚路过一个学校的时候,天已不早,看到学校空无一人,除了没水没电外,觉得是个搭帐篷的好地方。停车过后,见旁边有房子门前有人,过去询问并要水做饭。
       门口的女主人告诉我们,她是学校的老师,学校昨天刚放寒假,要放一个半月,非常欢迎我们在此住宿,她人很好,彬彬有礼,让女佣去接水的空间,还专门搬来两个凳子给我们歇息。
      在屋檐下搭好帐篷,做饭的时候,一个男子骑车过来,问了很多问题,看起来很牛的样子。本来一天就很累了,而他问的问题又特别的繁琐,我们都懒的回答。后来当他说他是这所学校的管理者和看守,而下午给我们水的是他的老婆的时候,考虑毕竟在人家的地盘,还对我们有帮助,就开始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男青年年纪并不大,对中国功夫非常感兴趣,问我们会不会功夫,他很希望有天去中国学习功夫。看他这么热情,累了一天,也给他比划了下简单的动作。讲解一番后,觉得这样也太累了。看他带着电脑包,得知他有电脑,把师傅练拳的视频给他拷了几个,让他看着去练习。他非常兴奋,想为我们做点事情,说让我们住进他家,或者开门让我们住进教室.... 但帐篷已经搭好,懒的再挪,婉言拒绝。他便不再打扰,非常满意的离开,希望我的视频能让他学到功夫!
      去姆万扎经过维多利亚的一个湖口,需要轮渡。中午时分到达渡口,门票不贵,却耗费了一个多小时通过渡轮到达只有几百米的对岸。河岸并不宽,但他们却不会想到去修座桥,这样能节省很多时间。但可能是他们技术达不到,想不到,或者根本上时间对他们来说并不宝贵,只是喜欢耗费大量时间通过渡轮一趟趟的运输人和车辆。
       傍晚时分到达姆万扎,之前已经联系好 startimes 公司的宿舍,又非常荣幸的和一帮同龄人遇到了一起,中国菜还有舒服的住处,还有什么能比这能让身心得以放松那?
       更是通过微博联系上了中铁建工的张朝晖朋友,同龄人,有着对旅行的热爱。遇到后,带我们逛姆万扎,逛维多利亚湖,有着聊不尽的话题,无限的热情,又吃上了中国饭菜。顿时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遇到这么多热心和热情的朋友,在异国他乡,身为中国人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骑行者的福利 -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自然保护区和赛伦盖蒂国家公园之旅

  去非洲的国家公园看动物一直是我奢求的想法。从肯尼亚出发到坦桑尼亚, 经乌干达, 卢旺达。虽沿途骑车穿过数个国家公园, 但只是穿过, 只是能见到一些常见的动物, 群体也不大。国家公园高昂的门票费用为我们设定了一个高高的门槛, 而公园内不让骑车, 租车的费用让这门槛变的更高, 一直没让此想法得以实现。

  在到达阿鲁沙之前, 我和杨怀玉还筹划着, 狠下心出血去一次国家公园, 到了非洲不去看下动物总觉得此行会有些遗憾。当时计划去路旁的一个小公园溜达一圈, 门票也不贵。

  但我们并不知道, 路过国家公园的路是土路。在路上碰到了之前遇到的修路的山东老乡们。就在两天前, 我们晚上八点去借宿他们公司, 但由于他们公司工程完工, 临近撤出, 晚上打劫甚多, 非常不安全。他们掏钱帮我们住进了当地的旅馆。这也是自印度以来第三次住旅馆, 第一次在埃及卢克索, 因同伴生病住进旅馆。第二次在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 华为的朋友帮预定旅馆。真心感谢他们, 在路上又一次遇到我们, 帮我们带出了那块灰尘弥漫的搓板路。不然我不敢确认, 我这每天都要爆胎和裂圈的车和小杨每天都要断辐条的车能否撑过那段五六十公里的土路, 长时间的骑行, 车子已经进去老龄化, 经不起更多的折腾。

  到达阿鲁沙后, 由姆万扎的中铁建工的张朝晖朋友推荐, 我们得以住在阿鲁沙的中铁建工的营地。营地的各位大哥们给予了热烈的欢迎。但并从他们口里得知到一个更好的消息, 他们在赛伦盖蒂有工地, 而第二天下午就会有车进工地。我们的好运又一次来了! 本来就计划去看动物的我们当时就询问是否可以跟车进入赛伦盖蒂, 得到了相当肯定的答复, 并且营地的张大哥告诉我们, 他们在修缮一座五星级酒店, 酒店里还有两个中国员工, 我们进入之后吃住都没问题, 还可以帮我们找辆车去看动物……

这简直是太好了! 张大哥告诉我们, 他们可以尝试塞给工作人员小费, 也许能省点门票。如果我们早两天过来, 他当时在公园, 甚至都可以不用门票。不要门票的好事我们就不想了, 单单能解决吃住和车子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相当大的福利了! 之前我们了解过, 两个公园门票每天要 100 美金, 而包车一天就需要 200 美金, 住的话即使帐篷也需要每个晚上 50 美金, 这一次省却太多钱了!

  原来曾想花费 100 美金绕道进去国家公园骑车, 后来得知自行车无法进入无奈放弃。没想到绕道刚过来阿鲁沙, 就遇到了这么好的事情。这一路遇到的中国亲人们给了我们太多惊喜!

  简单收拾了行李, 第二天下午就随车出发了。

  司机是黑人司机, 还有一个副手, 两个人以斯瓦西里语为主, 英语不太会。一路上还仍在憧憬着各种美好, 也没太多话和他们说。后来在沿路的行程中, 我们只是互相微笑, 击拳, 简单的语言交流。虽然没几句话, 但也成了一种信任的朋友。我很佩服他们的耐力, 一天下来基本不怎么吃饭, 甚至都不怎么喝水, 只吃点香蕉饼干, 开车却还是相当有精神。

  卡车因为载货, 加上修路的原因, 行走在破路上, 速度并不快。当天晚上住在一个小镇的旅馆。

  第二天一早不多久就到了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国家公园。虽然才早晨 8 点, 但门口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

  本来早晨就有淡淡的雾, 进入公园后, 雾气更重了, 山上的树林都挂满了厚厚的苔藓。有点类似曾经骑行过的西藏的林芝地区和一些热带的雨林景观。

  两个公园内全是土路, 恩戈罗恩戈罗公园的盘山路特别多, 而赛伦盖蒂的路烂, 搓板路特别多。这段路载重的卡车走起来是相当慢, 一路颠簸的我心肝简直都要跳出来了。不过我们也都在暗自庆幸: 还好, 我们是搭卡车, 如果骑车, 这破路再遇到狮子, 怕是怎么跑不脱的!

  据说 2010 年底总统曾提议修建一天横贯公园的公路, 但因为遭到了自然保护团体和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2011 年 6 月政府取消了修路计划。这样也好, 希望这路不要修建起来, 不然以后园区的自然生态和动物会深受影响。

  虽然进入公园有大雾, 但丝毫不影响我们欣赏的兴致, 睁大眼睛追寻着动物的踪迹。到了山顶下坡后, 景色豁然开朗, 面前出现一个大大的谷地。随着下坡大雾在减散, 远处的谷底, 闪着太阳的光, 而近处, 开始出现动物的踪迹, 角马, 羚羊, 斑马都能在雾色中清晰的辨认。而夹杂在这些动物中, 有着不少马赛人的房屋和牛羊群。马赛人的牛羊和野生动物在一起吃草, 一副和谐的生态。

  据说此前为了保护赛伦盖蒂的动物, 当地政府曾花费大力气将马赛人从赛伦盖蒂公园内迁出到恩戈罗恩戈罗国家公园, 但此举至今还受到非议, 反对者认为此项行动是在殖民当局的胁迫和欺骗下进行的。所以, 在恩戈罗恩戈罗可以看到众多的马赛人, 但是进入赛伦盖蒂国家公园后却看不到马赛人, 开始我们还以为马赛人也怕狮群, 原来是另有其因。关于马赛人, 此篇不再多说, 各位自行资料搜索。

  在山顶的另一侧, 可以看到一条宽长的湖。湖的附近就是火山口, 但谷底的火山口公园需要另外门票进入, 门票 200 美金。据说可以看到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白犀牛。而如月亮坑类似的环状火山口的景观则被称为世界十大自然奇观之一。可惜好景观都是需要用钱去消受的。

  到赛伦盖蒂景区, 司机和张大哥一阵电话, 门口的警卫大手一挥, 车就浩浩荡荡的开进去了。16 万 (折合 100 美金) 的小费, 我们两个人可以呆两天, 相当于打了个对折。张大哥还在电话里抱歉, 说不能省很多。但这对于我们, 相当大的实惠了, 省却 100 美金, 相当于我们一个月的生活费啊!

  赛伦盖蒂国家公园面积有 14763 平方公里, 公园通常被划分为三个地形区, 一是塞伦盖蒂平原, 二是西部走廊, 三是北塞伦盖蒂。塞伦盖蒂平原十分广袤, 几乎没有树木的草原是该地区的标志性景观。平原上的角马主要在 12 月至次年 5 月活动。西部走廊是由黑粘土覆盖的类似沼泽的大草原, 迁徙的动物在五至七月时经过此地。北塞伦盖蒂主要由开阔的林地和高地构成, 除了迁徙的角马和斑马, 还有大象、长颈鹿、小羚羊等在这个浓密的热带稀树草原栖息。 从景区门口进入景区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因为我们要一路穿越平原, 路过西部走廊, 走到北赛伦盖蒂。这一路程我们从上午十一点一直走到下午五点多, 直接穿越了大半部分公园。

  初进平原, 草已枯黄, 继续前进, 草开始渐有青色。平原内的动物大部分已经迁徙, 只剩部分不迁徙的斑马、角马、和羚羊等动物, 有部分动物估计是在迁徙的过程中落伍的老弱病残。这一路的草有的地方很高, 足以埋没整个羚羊。我们沿途见到各种鸟类, 羚羊, 斑马, 角马, 狐狸, 长颈鹿, 鬣狗等动物, 但坐在车内颠簸的厉害, 加上相机本来对焦就不准, 只是看到, 基本没多少出片。进入西部走廊后, 开始出现金合欢等各种树木, 动物夹杂期间, 成群出现。在西部走廊地区, 很远就看到浓烟, 有不少地方正燃烧着熊熊大火。经过询问得只, 是当地的森林警察人为放火, 因为在我们进去的前一天下了场大雨, 当地森林警察得知下雨, 提前放火, 之后雨会将火浇灭。而雨后的三天内, 草就出发出嫩芽, 会吸引动物前去吃草。说起来也怪, 这些火燃烧了大部分的草地, 但林地的大部分树木却得以安然无恙。

  傍晚时分进入公园内的五星级酒店 - 四季酒店, 也是最贵的酒店, 据说最便宜的房间一晚上也需要 800 美金, 最贵的总统套房一晚上 10000 美金。而酒店内的入住率却还相当高。

  在酒店内见到了中铁建的两位大哥, 放下行李后, 付大哥带我们参观了整个酒店, 酒店装饰也相当豪华, 每个客房的外面都有个游泳池, 出房间的阳台就能看到草原和林地的动物, 中心位置有个大的游泳池, 游泳池前面就是一水塘, 象群会经常路过这里饮水。酒店内据说有客房 72 间, 有亚欧美各国的工作人员, 不少马赛人扛着矛和棍子在酒店做保安。在酒店的木制走廊上可以看到猴子, 狒狒等动物。

  据付大哥说, 就在昨天, 还有象群从走廊路过, 他们距离象群只有两米的距离, 可以站在走廊上近距离接触动物。傍晚后, 在酒店内是不能随意出入的, 就再前几天, 还有狮子直接就睡在他们的员工宿舍的窗户下, 搞的他们酒店员工都不敢出来。

  付大哥在非洲工作了很长时间, 当年建造此酒店的工程他也参与过, 也是中国公司修建。现在他们负责公园内的修缮工程, 也接近完工。

  当晚住在他们的员工宿舍, 吃到了两位大哥亲自下厨的豪华中餐, 喝点小酒, 想象旁边就是万元的总统套房, 这酒店也算是我住过最贵的酒店了, 没有之一。

  第三天早晨七点半, 司机皮特就载我们出发了。此行还有另外一位朋友, 印度尼西亚的航州, 他出差过来帮助设计公园的博物馆, 祖上是福建人。同为 IT 同行, 他主要做系统解决方案。也是今天正巧碰到我们, 得以同行一起, 看完之后就要飞回新加坡了。

  此次出行基本看到了除猎豹外的常见动物。在看一狮群围猎一头野牛时, 野牛已经受伤, 不过误入象群, 受到了象群的保护。一头雄狮妄图闯入象群, 象群里的成年象以为狮子要攻击小象, 一声嚎叫就冲了过去, 六头狮子顿时被吓得四处逃窜。此后来看狮子的车子越来越多, 排成长长一队, 就很难看到后面情形了。而此时, 正尿急, 狮子就在二十米开外, 又不能下车。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车停在中间, 退也无法退, 进也无法进。尿急的时候你是不会有心情看动物的……待后来缓解后再看狮群, 已经躺树荫下休息去了, 象群仍在, 而野牛也没了踪影。耐心等待一段时间后, 又一象群路过, 霸占了狮子的领地, 狮子又跑的无影踪了。

  再往前行, 看到了众多的斑马和角马群, 斑马群在河边喝水之景说来可笑, 一群斑马急匆匆的过去河边喝水, 嘴刚接触到水, 没喝两口, 不知谁无来由的一声嘶鸣, 河边的斑马就乱了阵脚, 拼命往马路对岸的草地斑马群里跑。跑回去看看没事又回来, 如是再三。一群群的斑马轮换着喝水, 轮换着奔跑离开。

  公园内的几个池子里基本都由河马占据。河马所在的池塘完全就是一粪坑, 一群河马仔满是粪的池塘里, 河里的水已经不多, 他们露出脊背, 用小小的尾巴甩打粪水沾湿裸露在外的身体。不时的把头伸进粪坑, 一会的功夫又伸出来。走进池边就觉得这臭味扑鼻, 顿时觉得氧气稀少, 不知道在池子里的河马怎么撑的过来? 而此时恰逢旱季, 池子里的水本来就不多, 而河马又不能离开水, 不知道这水干涸了之后他们会不会挂掉? 就此事我询问付大哥, 他说池子里的水不会干的, 河里还是有一定水来源的, 而在雨季的时候, 池子里的水会涨得很高。看了河马所在的粪池, 我觉得这一池子大粪太浪费了, 如果给中国的农民能让土地多产太多粮食了!

  当天午饭时分, 饿极, 司机皮特载我们去另外一酒店用餐, 昂贵的午餐啊! 事先看菜单也不知道价格, 菜汤各种加起来也只有简单的七八个名字。后面全是各种酒水, 一杯酒就需要近 30 美金。狠心点了牛排和鸡肉三明治, 付账后才知道是按人头收费的, 每人 20 美金。不过菜的味道着实不堪回味, 但在公园内, 也只能忍受了。下次如果再去, 一定要自带食物为佳!

  从公园返回阿鲁沙的路上, 再次经过恩戈罗恩戈罗国家公园, 因近下午时分, 大雾已经散去, 所见风景也极为壮观, 不过看过了赛伦盖蒂, 也没太多兴趣看动物, 一掠而过。

  当天收货还算颇丰, 也拍了一些照片, 但相机有甚多故障, 对焦和测光都有问题, 不过一路咔嚓咔嚓, 有些还算能用, 不少照片都是在奔驰的车内所拍, 虚焦等各种现象在所难免。不过能有一个相机拍照已经自感非常知足。

  出恩戈罗恩戈罗景区又每人交门票 50 美金, 当地人所收费只是不到 2 美金。感叹在走过的这些国家里, 也就中国算是对自己人所收门票费用最贵的了, 这让爱国教育如何得以进行啊? 不过也没办法, 谁让咱中国人多捏。此次公园之行, 全程花费每人不到 150 美金, 对于我们骑车的穷屌丝来说, 已经算是相当大的福利了, 再次感谢中铁建工! 感谢山东老乡! 感谢所有给予支持和帮助的中国人。

  如果有国内的朋友过来赛伦盖蒂看动物迁徙, 全年皆能看到, 十二月份至五月份貌似最好。如果不是太有钱的话, 建议自带帐篷, 自带干粮。其他花费大概如下, 门票 50 美金, 住宿帐篷营地 50 美金, 租一辆车大概 200 美金每天。八九月份动物会迁徙至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动物保护区, 也可以去肯尼亚的马赛马拉看动物。马赛马拉的保护区较小, 所需资金会少些, 但保护区貌似人会更多, 各位自行选择。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