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4年二月

杜风彦:一场说走就走的骑行

来源:青年社交 http://www.why.com.cn/epublish/node32916/node32917/userobject7ai388938.html

2014 年第一期 总 299 期

image

  杜风彦骑行国家(按照骑行顺序)越南,柬埔寨,泰国,印度,伊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土耳其,约旦,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索马里兰,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坦桑尼亚,赞比亚,纳米比亚,南非

  文|盛夏

2011 年 8 月,一位 25 岁的青年,辞去稳定的工作,跨上一辆单车,从广西南宁出发,途经埃及、伊朗、印度、坦桑尼亚等 22 个国家,一个人,一辆车,花费约四万元人民币,杜风彦用两年零两个月实现了他的人生梦想——骑着单车跨越亚非大陆。

刚刚结束了这段长途骑行之旅的杜风彦最近正在北京调整和休养,并仔细整理着自己一路上所拍摄的照片和视频。

杜风彦,山东菏泽人,原本白净的他因为在旅途中经历了两年多的风吹雨打而显得沧桑感十足,“你看我是不是很有从非洲回来的 feeling?”面对自己一身被晒得黝黑的肤色,杜风彦总爱这么打趣自己。

image

  因为年轻 所以勇敢启程

时间倒回 2011 年 8 月 25 日,杜风彦从北京坐火车去往广西南宁,在南宁进行了一番准备工作和调整后,于 8 月 30 日正式启程,开始了自己的骑行之旅。

在开始这场长途骑行前,杜风彦和单车已经有了多年的情结。杜风彦在农村长大,一共有五个兄弟姐妹。到了上学期间,学校离家有 2 公里的路程,而经济条件有限的家里只买得起一辆自行车。每天,家里的兄弟姐妹们都会抢着骑上这辆唯一的自行车去上学。因此,从小,杜风彦就对单车充满了向往,想象着能拥有一辆只属于自己的单车,自由地驰骋在天地间。

大学毕业后,杜风彦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奋斗,拿到第一份工资的时候,杜风彦第一反应便是从仅有的 3000 多元钱中抽出了 1000 元,买了第一辆属于自己的单车。那段时间,只要一有空,杜风彦就跨上自己的单车,在偌大的北京城里到处晃悠,直到将整个北京看了个遍。也正是在浏览北京城的过程中,杜风彦接触到了专业的单车队伍,才明白原来骑单车也可以是一种爱好。

2009 年十一期间,杜风彦第一次尝试了单车长途骑行,从北京一路骑行到内蒙古的呼和浩特看望朋友;2010 年四月,又和一群朋友一起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北京骑行到西藏;2010 年的十一,停不下脚步的他从青岛出发骑行至杭州……

杜风彦说,之所以喜欢骑单车,是因为单车给他很自由的感觉,走路能到的地方,单车大部分都能到达。并且由于单车是一项相对个人的运动,骑车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独处的过程,看着眼前一晃而过的景色,感受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很多烦恼也会随着景色和风声被自己抛诸脑后。

从杭州回到北京,已经有过几段长途骑行经验的杜风彦开始着手计划更具有挑战性的旅程,最后,杜风彦将目标定在了亚非之行。对于这个选择,杜风彦说,不仅仅是因为这条线路上的挑战更大,还因为这条线路的骑行费用相对便宜一些,“我也考虑过一路骑到欧洲,但是欧洲的费用太厉害了,目前我还承受不了。”除了对于费用的担忧,杜风彦另一个最大的担忧是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杜风彦说在此之前,自己从来没有出过国,英语也很蹩脚,对于这次一个人出境去往那么多国家,甚至有一些还是非英语国家,这让他一度有些害怕。最后,是对于中东地区的恐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中东地区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好像那里时常有着战争等不确定因素,在到达那里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有的家人在知道我要一个人去中东的时候直接就把我大骂一通。”然而,即使有许多顾忌,也有许多害怕,甚至有家人的不理解,杜风彦毅然在 2011 年 8 月的倒数第二天背上重达 50 公斤的维修工具和行李,跨上单车出发了。

他说,我年轻,我怕什么呢?

  中国来的“李小龙”

从刚刚出发时的兴奋,到骑行了三四个月后逐渐蔓延上来的孤独感,杜风彦说,学会享受热闹,也学会享受长时间一个人的独处,这是整个旅程中让自己最有收获的地方。

孤独感的爆发是在杜风彦骑行到印度的时候。印度天气炎热,食物与国内有着很大的差别,加上网络和各种渠道对印度的各种负面报道,杜风彦在到达印度初期,一度有了极度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和孤独感冲击在杜风彦的身体里,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对于未来的旅程开始迷茫。

处于迷茫中的杜风彦不得不在印度停留了下来。这一停留,却让杜风彦有了新的收获。随着对于印度的认识日渐深入,杜风彦逐渐爱上了这个和中国一样被称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国家。在印度的大部分地区,人们都是热情好客并且淳朴的,他们甚至对于从中国来的杜风彦感到十分有兴趣,每次杜风彦来到当地的朋友家作客时,总会遇到人们的问长问短。就这样热热闹闹地过了一个多月后,杜风彦学会了享受喧嚣和宁静,再次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重新开启了接下去的旅程。

在走出国门以前,杜风彦从来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对于中国是什么样的印象,直到自己来到了一些国家,他才知道,原来李小龙、成龙等功夫明星所塑造的国人形象在全世界会那么根深蒂固。

在埃塞俄比亚的乡间小道上,当地的人追着杜风彦热情地向他打招呼,嘴里叫着李小龙、成龙或是李连杰——对很多生活在非洲偏远地区的人来说,中国的功夫明星是他们最熟悉的中国面孔。

经常被当地人叫做李小龙,杜风彦已经不再讶异。兴致来了,他还会为当地人表演一段中国武术。不过,你千万别以为杜风彦耍的都是花拳绣腿,他可是真正的“武林中人”。

作为一名出生在著名的武术之乡山东菏泽的年轻人,杜风彦从小就学过些少林功夫和长拳,2011 年开始骑行前,曾在北京拜师学过三年的八卦拳,还是中国武术协会的会员。在埃塞俄比亚期间,自从杜风彦展示过一次自己的武术后便在当地出了名,很多人慕名前来向他挑战。但基本上每次只要杜风彦一摆好架势,这些来挑战的人便会一哄而散,远远地躲了起来。“有些胆子大的会在我摆好架势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想要伸手摸一下我的胳膊,但只要一碰到又会像触电般地逃开。”

  一路惊心一路情

看着如今安全回国的杜风彦,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想象得到从广西到非洲,这一路上杜风彦所经历的辛苦。暴雨、车祸、抢劫……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坏事情都或多或少地在这一路上发生过。

在纳米比亚的北部,杜风彦需要横跨过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因为该地很少有专门的住宿点,杜风彦只能在野外支帐篷露营。一天,在帐篷中一觉醒来,走出帐篷的那一刻,杜风彦惊呆了——帐篷的四周全是大象巨大的脚印和粪便!原来,刚刚过去的那个晚上,这里正好有一个象群经过,而经过一整天骑行奔波的杜风彦竟然睡得毫不知情。幸运的是,这群大象竟然知道绕开这顶孤零零的帐篷,让疲惫的杜风彦安静地休息。

类似的来自动物世界的威胁,整个旅途中总是伴随着杜风彦:枕头下面的蝎子、帐篷里的癞蛤蟆和跳蚤等,甚至有一次,在得到许可后将帐篷支在某个警察局的院子里,以为可以安心睡一个好觉的时候,杜风彦的帐篷又被当地肆虐的白蚁啃出了一个大大的破洞……

与一路的惊心动魄相对的是一路上杜风彦所感受到的处处温情,也正是这股暖流支持着杜风彦坚强地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最初,杜风彦对这场长途骑行的预算是三万元人民币,然而这仅仅是一路上简单的吃住和各国签证所需的基本费用,并没有考虑各种诸如撞车、修车、滞留等问题,而这些都需要钱。

“节省开支,没钱时就想办法挣钱。”这是杜风彦对于费用一事的回答,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在印度的一个多月,杜风彦一边调整心态,一边为当地的冲浪节拍摄并制作视频;在埃及,他帮助旅游团拍照;在一些贫困地区,他又帮助当地的慈善机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例如给当地的孩子讲述自己的经历等。所有的这些活儿虽然拿到的钱不多,但只要管吃管住,杜风彦便已经很满足了。

让杜风彦记忆最深刻的是自己在吉布提东部的遭遇。一天早上,杜风彦骑行到吉布提东部的吉布提城市边缘,一位开着私家车的当地人停下车来跟他打招呼。在闲聊中,杜风彦得知这位当地人叫瓦贝里,十分喜爱中国文化,是个“中国通”。瓦贝里的儿子正在北京人民大学读书,看到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杜风彦,让他觉得十分亲切。当瓦贝里得知杜风彦还没吃早点的时候,还热情地拿出自己刚买的牛奶面包送给了他。

中午,在吉布提市区,杜风彦和瓦贝里又奇迹般地相遇了。瓦贝里不但热情地请杜风彦共进午餐,还邀请他到自己家中做客。在瓦贝里的家中,杜风彦惊奇地发现这位中年朋友的家具好多都是中式的,还喜欢饮用中国的茶叶。临别时,瓦贝里拿出了一个装着四百美金的信封赠送给了杜风彦,并向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这位吉布提人年轻时也曾独自闯荡欧洲,当他的钱财花尽走投无路时,一位欧洲的当地人曾经赠送了他一百美金,这件小事让瓦贝里非常感恩,一直铭记在心。如今,他希望自己能够像当年那位欧洲人帮助自己一样帮助杜风彦,让这份异国他乡的温暖传递下去。盛情难却下,杜风彦接受了他的诚意,当场写了张借条,并保证:“一定让温暖传递下去。”

“中东地区在很多人的眼里总是与战争、危险、灾难等词捆绑在一起,但真正到过那片土地后我才知道,那里的人民和全世界每个角落的人一样热情、一样淳朴。”

  停下 是为了再次出发

2013 年 10 月 24 日,杜风彦终于结束了这场骑行,回到了北京。他的许多朋友,包括一直在微博上关注他的粉丝纷纷前来给他接风,把他当做英雄。

对于接下来的生活,杜风彦说,自己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是希望能够筹钱给索马里的一个小学建一个教室,“当地的孩子们都蹲坐在草棚里上课,昏暗的光线有时候甚至连书上的字都看不清楚,因此,很多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间明亮的大教室。”

第二个愿望是希望给非洲的孩子们捐献一些足球。“踢球是每个男孩子最爱的运动,非洲的男孩子们也不例外,但是有些地方甚至没有真正的足球,只能将一些塑料袋塞进袜子里裹成一只足球去踢。”

最后一个愿望是对于自己人生的规划。杜风彦说,短时间内,自己应该不会再进行这样的长途旅行了,但是并不会就此结束自己的旅行生涯,单车也将会是未来选择旅行工具时的首选。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安顿好自己的生活,重新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可能的话再为自己的人生大事努力一把,让家里人可以放心。

从最后一站南非首都开普敦坐飞机回到北京时,两年的骑行恍如梦境。“将来不论发生什么,只要想想骑行路上那些有趣的事情,我就会再次充满能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