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风彦已经结束穿越亚非的骑行之旅从好望角回来整整一年了,我见到他时,他戴着素色的帽子和围巾,一袭风衣,斯斯文文,已经脱去了刚刚回国时的“非洲黑”。

从南宁到南非,路程有多远?没如果有直飞航班,也要飞十好几个小时;在航海时代,可能需要好几个月;如果是骑自行车呢?

杜风彦的答案是 26 个月。

2011 年 8 月底,抱着骑车穿越亚非大陆的想法,杜风彦辞掉了当时在一家北京 IT 公司的技术工作,踏上了去南宁的列车。随车托运的还有他的坐骑以及近 50 公斤的行李和维修工具。他预计一年后回到南宁,但实际上,他 2013 年 10 月 24 号才结束旅程,比预计时间晚了一年。

杜风彦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骑自行车,但直到 08 年毕业来了北京,才接触了专业骑行的圈子,发现很多人不仅只是把单车当成一种代步工具,更是当成一种生活方式。一所新世界的大门朝他打开了,骑着自行车转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的郊县,很快杜风彦就开始尝试长途骑行,从北京到呼和浩特,从北京西藏,从青岛到杭州……

国内的线路已经满足不了杜风彦的胃口了,于是他计划干一票大的,辞掉工作,拿出一年的时间来完成一次“洲际穿越”,衡量了语言环境、成本和签证办理的问题,杜风彦选择了对他而言相对简单的亚非之旅。这个计划必然也遭到了来自家里的压力,可是杜风彦狡黠地一笑:“我在路上了他们也就管不了了。”

于是,从南宁出发,过缅甸,印度,到中东各国,然后过埃及入境非洲,经苏伊士运河上的渡船进入非洲大陆,沿非洲东部顺着尼罗河南下,是一条在骑行者中相当受欢迎的路线。

骑行路上会遇到的所有问题——迷路、缺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生病、单车鼓掌——杜风彦都一一经历过,此外因为在非洲,蚊虫野兽少不了。有一个晚上他在野外露营,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帐篷外面有大象的脚印,原来头天晚上有象群经过他的“床”旁边,如果其中一只脚踩在他的帐篷上……想起来都后怕;另外有一次,在一个警察长官大院里扎营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帐篷底下被白蚁蛀烂了一片。不过也看得出来,这样的长途跋涉,体力的支出太大,在野外的环境下杜风彦也能有很高的睡眠质量。

非洲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方社会治安欠佳,抢劫或者勒索也是时有的事,杜风彦要么利用语言不通假装不明来意,这一招行不通那就来硬的,起个中国功夫的范儿,绝大部分歹人都能吓跑——杜风彦可不全是虚张声势,他是八卦掌第六代传人,正经学过武术。而且,中国功夫、李小龙、李连杰在非洲人眼里有很高的认知度,有时候他会教非洲当地人一些武术,作为回报,他会获得免费的住宿和食物。

杜风彦对《青年社交》的记者盛夏这样描述过:“有些胆子大的会在我摆好架势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想要伸手摸一下我的胳膊,但只要一碰到又会像触电般地逃开。”

这一趟是穷游,杜风彦 22 个国家两年下来总共才花费 4 万多,除了一切从简,有时候也会通过同一些技能去换取食物,比如给别人做网页、教武术,在印度的时候还帮人拍过视频。

除了食物和水,最大的成本主要是签证费用和自行车的消耗。这一路上,光是车胎就换了十几条。像所有熟手的骑行客一样,修车这种事肯定都是自己动手,但这次还不太一样,整个行程大部分都是在欠发达地区,一路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地方可以买到自行车配件,还好出发之前杜风彦已经做足了准备。

车架上的备胎们。

杜风彦展示了一组照片,都是他跟各种身份的非洲当地人的合影,家庭主妇、警署长官、小贩、小孩,有很多场景是在当地人家里和一家大小有说有笑。

在这次旅行之前,杜风彦从事的是 IT 技术研发的工作,平时不太跟人打交道也不擅长跟人打交道,可是上了路,需要食物、宿营地或者别的帮助,他少不了要开口交流。这对于程序员倒也不是什么太需要反复掂量的事情,有一个需求解决一个需求就是了。



 
目前有0条回应
Comment
Trackback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