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 人在旅途 ] 下的全部文章
杜风彦:无爱不旅行

第九届金犀牛年度背包客提名

杜风彦

长途骑行者,摄影师,功夫教练。2011 年 8 月从中国南宁出发,历时两年两个月时间,行程 35000 公里,骑行穿越亚非 22 国,到达南非好望角。在路上以各种形式体验生活,体验孤独,热心公益,希望能把爱的力量传递和延续。骑行途中,惯看世间百态,体验人世悲欢,享受风景和孤独,记录真情和感动,把爱传递,将情延续。

 

曾经以为梦想遥不可及,直到旅途归来,那已成现实的一切恍若还在梦中。往日的回忆再现,从心头涌起感动。一路上,接受了很多人的帮助,也帮助了很多人。在一次次帮助和被帮助中,有真挚的爱在延续。整个旅途中,我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如果让我重新选择的话,我还会毅然踏上这趟旅途。
一路上遇到很多喜庆的事情,婚礼就是其中之一。路上经常会遇到婚礼或者被邀请参加婚礼。在柬埔寨的一个下午,歇息在一个小店,小店里非常热闹,问过之后才知道他们在举行婚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婚宴,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来祝福一下,就拿起摄像机拍了起来,拍完之后,他们没有电脑,没办法拷贝给他们。后来看到他们有 VCD,恰好我带有刻录机,就把视频刻录成光盘送给他们。当他们看到电视上出来他们身影的那一刻,他们抱着我又唱又跳,告诉我,这是他们非常快乐的一天。给他们刻录一份快乐,给自己拷贝一份快乐,何乐而不为?
骑行了三四个月的时候,当时一个人行进在印度的路上,语言不通,饮食不习惯,总感觉当地人的眼神有点恶意,一直都是防备的心态。当时资金有限,每天只能搭帐篷,但找个好的宿营地对我来说是很困难的事情。在野外宿营比较害怕,在城内宿营也不那么安全,想去当地安全的地方又不懂得沟通,经常到晚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宿营地。每天傍晚看着夕阳西下,鸟儿归巢,人们都赶着回家,总感觉到莫名的恐慌和孤独。所以每天对我来说都是个折磨,总感觉自己被世界排斥,现在想想,也许是我排斥了世界吧。
后来,遇到一个冲浪组织,当时他们正好需要人手,就留下来做了志愿者。我努力帮他们工作,打开自己的保护壳,放开心扉,和他们交流,也和当地人交流,每天都过得很快乐。一个月后,当他们的冲浪活动准备完毕,我重新踏上了旅途。之后在路上,我能很自然地和当地人打成一片,融入他们当中,旅途中所感受的也多是快乐的事情。
曾经学过武,在路上也经常会碰到一些爱武之人,就顺手教给他们几招,并告知中国武学的思想和传统:学武不是用来打架,而是用来修身养性,做一些正确的事情。他们学了之后感受到中国武学的精深,并且很高兴能学上几招。有时候还可以和他们探讨下中国武术文化,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他们,并拷贝给他们习武的视频和资料。后来在路上,有个电影学院的学生正好拍电影,还特意帮我拍了一段小电影,算是圆了我的功夫电影梦。

在印度南部的时候,在当地的一个孤儿学校做志愿者,教他们汉语以及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当时在学校和孩子们相处得非常好,自己也很快乐。临走的时候,他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仪式来欢送我。我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收获了如此巨大的幸福。自那以后,我便该出手时就出手,付出爱心,也会收获真情。

在索马里的时候,在一个检查站休息,检查站附近有一所学校,整个学校以一棵树为中心,周围搭了一圈树枝,桌椅板凳是废弃的铁桶,这就是他们的学校了。但孩子们仍然学习得非常认真。这让我非常感动,我希望能在三五年内帮他们建起一间教室。
在吉布提的时候,刚从荒野里骑行出来,遇到一个当地人,问了我的情况之后,把他的早餐送给了我。中午的时候,又特意给我送来了午餐。再后来,在城里我们竟然又再次相遇。他邀请我去他家里做客。临走的时候,他掏出一个信封,说是一点心意送给我,当时我并不缺钱,就婉言拒绝了。他就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讲他早年也曾出去旅行,当时在欧洲的时候,身上钱花光了,又累又饿的时候,有个人给了他 100 欧元,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就是靠着那 100 欧元,后来他才完成了接下来的旅行。现在遇到了我,他也渴望付出一份爱,也希望我把这份爱延续。
在非洲的路上,碰到一个旅行者,我们聊得甚是投机,临走的时候,他也掏出 50 美元送我,当时我的钱比较充足,也婉言拒绝了。但他说,给我钱,其实不在于我需要与否,这只是一个心意,希望我在以后的路上遇到需要帮助的人,能继续付出与给予。
是的,旅行就是把这份心意把这份爱把这份真情,传递下去!.

投票地址: 手机点此打开

任性!一个人骑车去非洲

一位 80 后男生,辞去稳定的工作,跨上一辆单车,只身从中国南宁出发,途经埃及、伊朗、印度、坦桑尼亚等 22 个国家,历经两年零两个月,花费四万元人民币,骑着单车跨越亚非大陆。实现了他的人生梦想!

看到这里,九成以上人会脱口而出“牛 B!”

但骑行中需要面对多少困难谁人知呢?

一个人骑行在寂静的夜晚,

一个人宿营在荒凉的野外,

一个人穿越在无人的荒野,

孤独的侵袭,

恶劣的天气,

抢劫和偷窃,

野兽的骚扰,

饥饿和劳累,

其实这些都没什么,重要的是:

过年的时候,不能给亲人报个平安!

有一年骑行到埃塞东北部,

经常遇到大雨大雾,

漫长的上坡之后是又一个漫长的上坡,

吃的东西不多,

经常遇到骚扰,

警察的警告,

野生动物的惊吓,

。。。

就这样一直坚持着

赶在除夕前,骑到了城市,

找到了网络,

给亲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那一刻,

才是最幸福的!

攀过了高峰,看到了风景,

遇到了难忘的人和事,

时刻感恩,

原来,

幸福如此简单。

出发之后,你就明白,

那些你想要的,

都在路上。

下面我们跟随杜风彦来一次图文并茂的非洲之旅吧!

路途中的面孔

借宿在当地人家里,老太太是家里的一把手,旁边两位都是佣人。

路边卖早点的女孩,早餐很便宜,买东西姑娘还特意多给了几块

路上遇到跟我赛车的非洲小孩

这两位赛车时在下坡时和我旗鼓相当,上坡就赶不上我了!

扛猪的非洲小伙儿

猪在非洲很贵的,他抗的不是猪而是钱啊,所以非常开心!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小猪,这是成年猪,这个品种猪就这么大。

这位老兄以卖炭为生,捡了这么多树根,做成木炭大概能收入两三元

甘蔗大哥看到我,迅速砍了两节甘蔗削完皮送给我吃。

当我准备付钱问多少钱时,他摆摆手,笑着离开了!

甘蔗很甜!心意更甜!

非洲男孩多喜欢踢球,但足球太贵,他们就用捡到的塑料袋、穿破的袜子、破旧的绳子来做成足球,别说,弹性还挺大!

列车上抓拍

在非洲,不少铁路都是中国援建的,包括列车也是援助的,这种列车比绿皮车还老,国内早已不用了。

刚抓的鱼,削成薄片,蘸点佐料就能吃了~

秃鹳,世界上最大的鸟类之一,爱吃垃圾腐尸,非洲人叫它垃圾鸟!

非洲的孩子们从小就是兄弟姐妹们带大的,一般来说,男孩子看孩子的还是比较少的。让孩子坐在腰上是比较经典的抱孩子的姿势,非洲女人的屁股比较翘,一定程度上也可能是经常如此姿势抱孩子的缘故吧。 非洲很多小孩子的肚脐很多都是鼓起的,可能和出生时剪脐带的方法有关系。

马赛儿童,马赛人是不喜欢拍照的,但你对他们微笑,沟通好,他们还是愿意让你拍的。拍后要钱的还是很少的。

非洲小孩从小就要为家计操劳

捡柴的小孩儿

湖边打水的小朋友

放牛娃

注意衣服上有个繁体“爱”,小家伙浑身用白色粉末涂抹,主要是了防止蚊虫,相当于痱子粉的功效。

路途中的风土人情

非洲的星空

晚上在野外扎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有时候蝎子就在枕头底下,有一次早上起来,发现帐篷外满是大象脚印和粪便,才知道扎到大象的迁徙路线上了,晚上居然一点不知道,也是醉了!

美丽的路

一大群秃鹫聚在路边,它们刚分完一头牛的尸体,四周没有一个人,看着它们心里发怵,如果当时人很虚弱的话,它们会跟着很久!

刚收割完的农场

田里工作的人们

路边的公交车站

烤船

不是烧船,这只是一个工艺处理而已。

一颗有爱心的石头

玩客 100 之“骑迹”,小小自行车承载的人物和故事

转载:雷锋网 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412/h017fqZGJj69bXad.html

尽管今天业内的大事件接连不断,夺取了很多注意力,但玩客 100 的“骑迹”——这一场纯为自行车爱好者举办的沙龙依然座无虚席。

这是玩客 100 继“定格”之后的第二场沙龙,嘉宾组合依然很强大:国内自行车解说第一人李陶、两年骑行亚非 22 国的杜风彦、700bike CEO 张向东和亚洲冠军朱政军,这一次的主持人是央视体育频道的新闻主播郭强。

“骑迹”主持人、央视体育频道新闻主播郭强

四位嘉宾各展所长,分别讲述了自己在自行车领域最擅长的部分,比如如何欣赏一场自行车赛、如何备战长途骑行、如何选择一辆合适的自行车,杜风彦讲述了他在非洲如何智退“非专业劫匪”的经历,有 16 年职业竞技车手生涯的嘉宾朱政军甚至还对“骑自行车会不会伤害前列腺”这各问题作了解答——到底会不会伤?具体答案,关注“玩客 100”公众账号,完整的视频会在几个工作日之后放出。

杜风彦正在分享他在非洲某晚宿营野外,一夜无梦,早上醒来发现帐篷两边都是大象的脚印

主持人郭强有央视新闻主播的专业功底,妙语连珠,不时引发现场观众的阵阵哄笑和掌声。见过各种活动场面的郭老师曾因担心观众流失而建议取消中途休息环节,但“冒险”宣布中场之后发现几乎没有观众退场,这也让他感到稍微有点惊讶。

其实——郭强老师自己也是被玩客 100 的初心和内容吸引,这才很爽快地答应主持。

这种场面算是情理之中。长期以来主流媒体都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去关注“玩客”,描述他们的离经叛道、“玩物丧志”、新奇经历,很少有像玩客 100 这样真正尝试去理解玩客们的世界,去给他们一个舞台,聆听他们真正的心声。

张向东和他的坐骑之一。

我们相信发自内心的热爱才是驱动科技发展的原动力,关注那些对一个领域有热爱并且付出了足够多时间的玩客——不管你是玩摄影、徒步、HiFi、自行车、滑雪、极限运动还是冲浪, 只要玩得够出色,我们都乐意提供一个展示的舞台。我们希望为不甘平庸的人们展示更多种生活的可能性:方寸之外,还有更大更好玩的世界。

两年时间,杜风彦完成了他的亚非 22 国骑行之旅

杜风彦已经结束穿越亚非的骑行之旅从好望角回来整整一年了,我见到他时,他戴着素色的帽子和围巾,一袭风衣,斯斯文文,已经脱去了刚刚回国时的“非洲黑”。

从南宁到南非,路程有多远?没如果有直飞航班,也要飞十好几个小时;在航海时代,可能需要好几个月;如果是骑自行车呢?

杜风彦的答案是 26 个月。

2011 年 8 月底,抱着骑车穿越亚非大陆的想法,杜风彦辞掉了当时在一家北京 IT 公司的技术工作,踏上了去南宁的列车。随车托运的还有他的坐骑以及近 50 公斤的行李和维修工具。他预计一年后回到南宁,但实际上,他 2013 年 10 月 24 号才结束旅程,比预计时间晚了一年。

杜风彦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骑自行车,但直到 08 年毕业来了北京,才接触了专业骑行的圈子,发现很多人不仅只是把单车当成一种代步工具,更是当成一种生活方式。一所新世界的大门朝他打开了,骑着自行车转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的郊县,很快杜风彦就开始尝试长途骑行,从北京到呼和浩特,从北京西藏,从青岛到杭州……

国内的线路已经满足不了杜风彦的胃口了,于是他计划干一票大的,辞掉工作,拿出一年的时间来完成一次“洲际穿越”,衡量了语言环境、成本和签证办理的问题,杜风彦选择了对他而言相对简单的亚非之旅。这个计划必然也遭到了来自家里的压力,可是杜风彦狡黠地一笑:“我在路上了他们也就管不了了。”

于是,从南宁出发,过缅甸,印度,到中东各国,然后过埃及入境非洲,经苏伊士运河上的渡船进入非洲大陆,沿非洲东部顺着尼罗河南下,是一条在骑行者中相当受欢迎的路线。

骑行路上会遇到的所有问题——迷路、缺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生病、单车鼓掌——杜风彦都一一经历过,此外因为在非洲,蚊虫野兽少不了。有一个晚上他在野外露营,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帐篷外面有大象的脚印,原来头天晚上有象群经过他的“床”旁边,如果其中一只脚踩在他的帐篷上……想起来都后怕;另外有一次,在一个警察长官大院里扎营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帐篷底下被白蚁蛀烂了一片。不过也看得出来,这样的长途跋涉,体力的支出太大,在野外的环境下杜风彦也能有很高的睡眠质量。

非洲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方社会治安欠佳,抢劫或者勒索也是时有的事,杜风彦要么利用语言不通假装不明来意,这一招行不通那就来硬的,起个中国功夫的范儿,绝大部分歹人都能吓跑——杜风彦可不全是虚张声势,他是八卦掌第六代传人,正经学过武术。而且,中国功夫、李小龙、李连杰在非洲人眼里有很高的认知度,有时候他会教非洲当地人一些武术,作为回报,他会获得免费的住宿和食物。

杜风彦对《青年社交》的记者盛夏这样描述过:“有些胆子大的会在我摆好架势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想要伸手摸一下我的胳膊,但只要一碰到又会像触电般地逃开。”

这一趟是穷游,杜风彦 22 个国家两年下来总共才花费 4 万多,除了一切从简,有时候也会通过同一些技能去换取食物,比如给别人做网页、教武术,在印度的时候还帮人拍过视频。

除了食物和水,最大的成本主要是签证费用和自行车的消耗。这一路上,光是车胎就换了十几条。像所有熟手的骑行客一样,修车这种事肯定都是自己动手,但这次还不太一样,整个行程大部分都是在欠发达地区,一路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地方可以买到自行车配件,还好出发之前杜风彦已经做足了准备。

车架上的备胎们。

杜风彦展示了一组照片,都是他跟各种身份的非洲当地人的合影,家庭主妇、警署长官、小贩、小孩,有很多场景是在当地人家里和一家大小有说有笑。

在这次旅行之前,杜风彦从事的是 IT 技术研发的工作,平时不太跟人打交道也不擅长跟人打交道,可是上了路,需要食物、宿营地或者别的帮助,他少不了要开口交流。这对于程序员倒也不是什么太需要反复掂量的事情,有一个需求解决一个需求就是了。

原标题:非洲大陆的中国骑行旅者杜风彦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律德伦):22 个国家,781 天,四万公里的行程,来自中国山东省的小伙杜风彦成功完成了在非洲大陆的自行车骑行之旅。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仅实现了杜风彦儿时的梦想,也帮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杜风彦自小就对自行车情有独钟,2007 年在他拥有了第一辆专业自行车之后,便开始尝试骑行。从北京到内蒙古,四川到西藏,再从青岛到杭州,这些地方都留下了他骑行的身影。他说,“骑行的方式比较自由,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另外它能承载很多的东西。可以到达你想到达的任何地方。比较方便,走到哪里就可以停到哪里,睡到哪里。”

2011 年,当时年仅 25 岁的杜风彦突然感到对于人生的迷茫,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和工作并不是他理想中的人生状态。杜风彦说,“当时很纠结。当时 25 岁,这个年纪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很迷茫的年龄段。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总感觉没有太大的突破。一直也没有做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与其在国内迷茫,不如去寻找最初的梦想。”

2011 年 3 月,杜风彦毅然决然地辞去了工作,决定去实现自己儿时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梦想。经过一段时间的拉练和一个月的简单准备,杜风彦的骑行之旅正式从南宁启程了。

对于首次去境外进行长时间骑行的杜风彦来说,一切都是新鲜和刺激的。正如他所言,在路上一天遇到的状况可能比在国内呆一年碰到的事情还要多。他一路上不仅要面对路况差、车祸、财物丢失、签证难等重重困难,还必须要面对暴风雨,雷电等来自大自然的挑战。甚至还有些状况是令人无法想象和后怕的,例如在纳米比亚国家公园里宿营的故事,每每提起,杜风彦都不禁心有余悸。“有一次,我在野外露营,当时很晚了而且也没地方去就在野外宿营了。第二天一早拉开帐篷的时候我惊呆了,因为我帐篷外都是大象的脚印,密密麻麻的周围都是,还有大象的粪便。我才知道我宿营的地方居然是大象迁徙的路线,晚上他们从我帐篷旁边过去了,我竟然不知道。”

虽然一路困难重重,但杜风彦并不后悔,他边行边看,非洲大陆多样化的自然景观让他渐渐忘记了沿途的疲劳。在埃塞俄比亚骑行时,远眺雄伟的乞力马扎罗山和肯尼亚山,在国家动物园里与野生动物一起前行。在纳米比亚,有令人难忘的红色沙漠以及南非西海岸壮丽的花海,这一切都成为了杜风彦记忆中的宝贵财富。

2013 年底,杜风彦完成了长达两年多的骑行之旅,他带着内心的充实和热情回到了北京。回国后,杜风彦开始与大家分享自己这一路上的收获与经验。他还向准备前往非洲骑行的中国年轻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很多苦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苦是你意向不到的。所以说要尽量准备充分,不要贸然出行。要尽量尊重当地民俗,只有你尊重当地民俗,你才能融入当地人,融入当地人你才不会感到孤单,你才能体会到更多的东西。”

两年多的骑行时光让杜风彦成长了许多,他从当年那个纠结的毛头小伙逐渐蜕变为一个成熟、睿智的青年。对于自己的未来,他不再迷茫,他准备和他心爱的自行车一起开创一片新的骑行天地。杜风彦说,“在国际上中国人(骑行)的身影还比较少,我想以后我能拥有一个自己的骑行的俱乐部,带领中国人环游世界。其实很多人都有骑车环游世界的梦想,我想利用这个途径帮助大家实现梦想,带大家去体验生活,看一下这个世界。”

作者:律德伦

来自:http://roll.sohu.com/20140714/n402227853.shtml

更多:http://gb.cri.cn/42071/2014/07/14/5931s4614549.htm

土耳其洛丽塔 - 姐妹花

这两天比较忙,更新有点紧张,还望见谅。这对土耳其姐妹是我在旅途上遇到的,当时借宿于一个湖边树林的一个小木屋里,木屋的主人是一个大叔,土耳其姐妹是大叔家里的客人。

妹妹的比较清秀,透露这一些野性子。

姐姐刚 14 岁,但已经俨然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女

这个是姐姐,天生一种模特气质

姐姐拍了个戴帽子的照片

妹妹也必须要拍一张戴帽子的照片

葡萄架下的两姐妹

少女的午后时光

少女的午后时光

下午, 湖边的郊游

下午,湖边的郊游。

那些炎热和贫瘠的土地

吉布提的海岸,零落的树散步在岩石和沙滩上。他们把根扎的很深很广,为防止水分蒸发,叶子长到最小。他们经历过岁月的沧桑,即使很小的一棵,也有了很多年的成长。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他们依然挺拔的展示着,风塑造的曲折美。

苏丹北部的山地荒漠地区,偶尔能见到的一点绿色,总能给人很大的惊喜和能量。生命的力量是伟大的!环境再恶劣,也会有伟大的生命生长。漫天黄色中的一抹绿色总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感动。

行走在荒漠,很容易出现各种幻象。远处看起来很像是湖的痕迹,实际上还是荒漠,如果你冒然过去,可能会迷失在那片水茫之中。在茫茫的荒漠中,不要相信自己眼前的景象,很多都可能是海市蜃楼,寻找水源是个技术活,跟着动物,总能找到水源。

公路边的小房子,荒漠边缘,这样的房子总会给人惊喜。炎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没有一点树荫。这个破旧房子能遮挡阳光,带来一丝清凉。能有点荫凉休息,也算是上苍给我的非常不错的待遇了。

埃塞和吉布提边境的土地,黑色的岩浆冷却以后形成的石头,遍布在四周,天很热,一片焦糖,但,还有绿色!

荒漠边缘,偶尔可见树林,远处,看上去像是有水的边缘,其实都是幻象。

埃塞前往吉布提边境之路,这里往北,被成为地球上最热的地方。四周都是黑色的石头,吸收着太阳的热量,要把一切蒸发,但就在前方,看!还有一颗绿树,树的旁边,还有骆驼!即使最恶劣的环境,还会有坚强的生命。

索马里人的营帐。他们随牛羊迁徙,生活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他们有简单的社群,很少与外界来往,没水的时候,他们会走上马路,拦下过往的运输司机,好在这条线上的大车司机很多,很多司机还特意为他们灌好水,他们总能讨到水。在这片贫瘠的地方,生存法则,就是互相帮助。

贫瘠土地上最常见的动物,就是骆驼了,他们不怕滚烫的石头,不怕太阳的炙烤,在石缝中寻找食粮。有时候,我会有些讨厌他们,把那些坚强的绿色给吃掉了,但大自然的生存法则就是如此,一环扣一环,一个生态系统链。

生命的力量最顽强,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发芽,成长。生长环境艰难,并没有阻挡他们生长。

那些生长在石缝中的树,一抹挺拔的绿色,在茫茫的黑色、灰色和黄色中间,会让人肃然起敬。

土耳其国家博物馆珍藏油画艺术欣赏

油画不专业,只放图,不评论

油画不专业,只放图,不评论

独闯非洲 - 酷热下的埃及骑行之旅

埃及,和中国一样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但又有着和中国完全不一样的风土文化。跟随杜风彦的车轮,为你揭开埃及的神秘,同时带你一起感受酷热下的异国风情。

DSC00851

我是从约旦坐船进入的埃及,在口岸开始被检查,所有在黎巴嫩办的签证都会被耽搁两三个小时。虽然我的签证是约旦办的,但他们还是把我所有的包都给检查了一遍。其间他们看到了我的菜刀和汽油,我连忙解释说是路上做饭用的。我猜想他们是想搞几个小钱,不过碰到我这种穷游的骑行者,也是没有办法,最后只能无奈放行。

船到口岸是晚上 9 点,晚上无法骑行,我本来是想在警察局的院子休息一晚,在院子里搭好帐篷,旁边有持枪的警察看守,结果被长官无意看到,说是不允许住在警察局,我只睡到半夜就被赶了出来。无奈睡意袭人,我只好半夜在口岸四处寻找安全的宿营地。最终在货物口岸处的值班室附近,被允许在一个候车的棚子下宿营。

骑行埃及西奈半岛邂逅骆驼兄弟

当地的空气中充满了热气,关上帐篷的纱窗,空气不流动,会特别的热,身上的每一丝毛孔都充满着热意,但我又不敢拉开帐,因为这样蚊子又会随之进来,那样的话我会更加抓狂。

热气让人无法休息,我基本上都是在半睡半醒中,热醒了之后,坐起来,扇几下,继续睡去,又被热醒……早晨起来,我身下的垫子有一个人形的印迹,上面都是汗水。

早晨,我被大货车的轰鸣吵醒,天已经蒙蒙亮,热气仍然未减。货车开始不断地出入,我也无法继续入睡,便开始整理行李,开始了埃及第一天的骑行。从港口出来,看到远处土黄色的山脉,公路就像一条细长的灰白色带子,被懒散地扔在山上,远方就是我要前进的方向。

岔口处向左,就是我要骑行的路。随坡路渐渐向上,远处望去,太阳已经升起,红海的远处是白色的雾,再往近些,是泛着的片片粼光,港口的房屋变得很小,像模型一样。近处的海是蓝色的,高耸的清真寺塔尖,就衬在蓝色的背景里,喇叭传来熟悉的声音:“阿拉阿卡巴,阿拉阿卡巴”,早晨的礼拜时间到了。本来就热,这时太阳出来又增添了热意,远处蓝色海水的凉意渐行渐远,路上的土黄色,总让人感到有点压抑,路上没有车,山谷里也没有声音,我就这样的骑行着,汗水时而落下,滴在路上,响起自己都能听到的很大滴答声,在拐弯处,我总算见到了活的动物,一只骆驼在路边懒懒地走着,看到我,它先是一愣,转而迈起悠闲的步伐,向前走去。虽然在行走,但它也不放过任何能看到的黄色杂草和树叶。

实在无聊,我向它喊道:“嗨,你要到哪里去啊?”它好像听懂了似的,停下来看了看我,又继续低头,只是停下不动,好像在等我。等我走近,它又不紧不慢的迈开步子,悠闲地走,继续抬起头看我,等着我。

“你这家伙,还真调皮!”我嘟囔道。山谷中,除了我和骆驼,看不到其他任何活的东西,在这样的荒山里,我的回声又一次在山谷中想起。“等等我,你要去哪里啊?你好吗?”而它,在这段上坡的路上,只是望着我,等我,前行,望着我,等我,前行。它好像是我的领路者一样,只是这个领路者有点沉默。

汗水滴下,洒在路上,被蒸发掉,留下点印迹,像是留下面包屑一样。上坡的过程中,骆驼“兄弟”永远不说话,但就一直在等我。

长长的上坡完毕,平坦的路段开始了,在山谷的岔路口,我埋头骑行的时候,骆驼“兄弟”的身影忽地一闪,再抬头看时,它已经不见了。

它已经走进了另外一个山谷?还是在前方等我?我加快了速度,赶到山谷的拐角,前方没有它的影子,山谷也没有,我开始怀疑我自己的眼睛,我的骆驼“兄弟”,它是否真的存在过?

不管它是否还在,我对着山谷大喊了一声,“兄弟,再见!”山谷也传来一阵回声,“再见,见!见!”不管它是否存在,总之曾经有过一只骆驼,陪我走了一段孤独的路。

大热天从车窗飞出的冰可乐没了骆驼的陪伴,山谷开始死寂。太阳还没完全笼罩山谷,山谷的阴影里有了点凉意,我开始在山谷大喊,大声唱歌,以证明我的存在,消除心中的孤独。山谷开始轰隆地回应,回声一直在回荡。一度,我真怕这喊声惊醒了千年沉寂的山神,引起滑坡。但山神睡得太死了,几万年来他们一直都在这炎热的天气里昏睡,我这点呼喊,他们连眼睛眨都没眨。

太阳逐渐升高,热气开始上升。口中呼出的都是热气,嗓子里已经冒火,但我不敢再喝水,早晨接的水已经被我喝掉一半。我只有压抑着从肚子里升起的火气,继续骑行。

前方路边出现一所草棚,我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天气太热了,我太需要一片阴凉!棚子是个荒废的房子,里面已经有了三个人,他们的车就停在路边,天太热,他们也在休息。我向他们微笑,算是招呼了,指指水壶,问问他们有没有水,但他们摇摇头,也给我看看他们干涸的水壶,他们的水也没有了。

水虽然没有,但这荒废的棚子总算带来一丝阴凉,有风吹来,也凉爽了许多,我掏出早晨预备的大饼,开始啃了起来,一天中的早餐开始了。

三个人看我吃白饼,从兜里拿出了他们的橄榄咸菜,笑了笑,递给了我。之后起了身,跟我道别,走进车里,发动引擎,走了。好不容易遇到个人,还没来得及聊上两句,就又剩下我自己了。

凉风里呆得很爽,但也不能过多停留,天黑之前,我必须赶到目的地,否则晚上就要挨饿睡在荒漠里,不想回忆饿肚子的味道,我爬起来继续上路了。

天气炎热,沿途车很少,在两个小时内,只过去了不到五辆车。

实在太渴,便把壶里的水又喝掉一半。在拐弯的路上,我看到前方有个大大的院子。我有点兴奋,觉得应该能找到水了,等我走到院子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个电站的储料场,里面有空调轰鸣的声音,但门上挂着锁,拍了几下门,里面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人!水已经不多,而前方多远有村庄我也没有把握。舔舔干裂的嘴唇,我做了个决定,拦车要水!把车停在墙的阴凉处,这样炎热的天气,车子暴晒一个小时,车胎估计都会融化。

远远地看到车过来,便走到路边,举起水壶,用嘴比画出喝水的动作。几分钟后,一辆汽车过来,飞快地跑了过去,像没看到我一样。第二辆,第三辆……我每次都是充满信心地从阴凉处走上大路,又丧气地回来。

第四辆车来了,我挥舞着手里的水壶。这是一辆运货的小货车,车里坐着两个络腮胡子的大哥,车子绕过我,依然没有减速。我有些失望,就在转身间,就听得“砰”的一声,一瓶水从车窗飞出,落在路边的地上。

我大喊着“谢谢”,欣喜地跑了过去。一瓶 1.5L 的可乐瓶从路边滚到地里,瓶子被磨烂,水已经洒了一些。赶紧心疼地把水换到另外一个瓶子里。没想到,水还是冰水,这么热的天气里,喝到冰水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啊!至于当时为什么不停车,后来我才知道,这里人烟太荒凉,而又有恐怖分子的传言,开车的司机是不敢把车停下的。但幸运的是,我还是得到了水。

爆胎后收获好心人的美食

中午时分,走出山谷,开始了一个长长的缓下坡,正悠闲地享受下坡的时候,车子后面却开始咕噜地响了起来,车身也开始摇晃起来。“shit !扎胎了!”这胎也太会挑地方了!四周都是黄沙,白色的阳光铺在整个大地,连一丝阴凉都没有。

我把车停在路边,开始准备换胎。当我把车放倒,一番折腾掏出备用内胎,才发现:我的可用内胎已经没有了!我没有选择,只能补胎。

车轮卸掉,各种东西被我翻腾的四散在车子周围,坐在热烫路边,锉起胎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啪嗒啪嗒地掉在黑色的内胎上,迅速蒸发掉,留下一圈印迹。

就在我认真补胎的时候,一辆车的轰鸣慢慢靠近,停在了我的旁边。我心一紧,这荒凉的路上扎胎,已经够倒霉了,不会再被人盯上了吧?

“you,need help? ”车上一个大叔伸头出来,他有着善良的面孔,看起来不太像是要抢劫的样子。司机是一个年轻人,面孔看上去有些硬。“no problem!Ican manage it! thank you! ”我确实不需要帮忙,为了尽量少惹麻烦,我向他们挥挥手,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活。他们停车看了看,车子又继续前行了。

不过,车子走了几十米,又倒了回来。我望着他们,车门打开,两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我的心又一悬,补胎的手开始摸向打气筒,这个东西虽然不大,但也可以短暂防御。

两个人走向后座,背对着我从车里拿东西。当他们转过身的时候,我看到他们手里的东西:两个苹果,一根香蕉,还有张大饼。他们笑着把东西给我:“ this foryou! ”我开始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推脱了一下,他们看我手黑,便把水果放在我的包上。简单聊了两句,才知道他们去前面十几公里外的一个小镇接人。他告诉我,此地比较荒凉,希望我别太久停留。

补好胎后,好好地享受了一下他们给我的水果,苹果还是凉的,这么热的天里,总是有那么多的凉意。

继续骑了几公里,马路对面有车停下,车里坐满了人,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还是刚才的那个年轻司机和大叔!他们车停了,我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又从车里拿了水果给我。

再次,远望着他们的车子消失在山里,又剩下我一个人骑在白茫茫的路上。天虽然热,但我的心里却是十分凉爽。路虽然孤寂,但我的心却不再孤单。

骑游在尼罗河河畔

希罗多德说:“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尼罗河流域诞生出古埃及 4000 多年的历史。从开罗向南,基本的骑行都是沿着尼罗河,尼罗河两岸,是一片片的村庄和绿洲,而河流两岸的外面,只是干涸的寸草不生的沙地。

我原以为,尼罗河的河水会很浑浊,没想到河水还很清,河面很宽阔。

在尼罗河畔骑行,河边多绿色,而离开河岸,就是黄沙之地,寸草不生。沿途吃饭若是在城市,多是在一些小餐馆,若是乡下,就只能是自己做饭。在路上,每天还都要备好食材,防止没有东西吃饿着。即使做饭,所做的也都是很简单,蔬菜不多,西红柿,黄瓜,土豆,豆角,也只有这些蔬菜。

住宿的话最多的是在红十字的救助站,这些救助站几乎每个小镇都有,当地的警察局检查站也是我经常借宿的地点。剩下的若是有村庄就会住在村庄的空地,或者村民的院子,若是在野外无人,只能露宿野外。

埃及的日子看似很苦,但是路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乐趣。

摩托少年的拔刀抢劫

在埃及骑行,年轻人不懂事,经常会拦车要钱,而且会一直跟着你要钱。

在一个小乡镇,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骑着摩托车,一直跟着我,反复问一个问题,我便不再搭理他。

在出镇子的时候,他见我不再理他,便开走了。

几分钟之后,他又回来了,后座还有另外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依旧是跟着我,重复问一个问题。因为这样的事情经常见,他们往往跟一段,无趣也就不会再跟了,我就继续按照我自己的步伐匀速前行。

一个拐弯处,前后都没了人的时候,这个孩子的摩托车开始贴近我的自行车,后座的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刀,把刀对着我,两个人跟着喊:“money,money!”

这下子彻底惹怒了我,我对他们实在是无法容忍,双手一使劲,把车子整个刹住,怒目大吼一句:“what!” 我的意思是想说,怎么,就你们两个还要抢劫我?

他们给吓住了,愣了,看到我的车子停下,他们也想刹车,但因为慌张,一下子没刹住,车子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两个孩子没再说一句话,车头慌忙掉转,一加油门,飞速地又开回去了。因为速度太快,后面的孩子手里刀子没握紧,直接被甩在地上。也顾不得捡,再看时,他们已经跑很远了。

我重新上车,依旧按照我的步伐前行。这,只是旅途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无法割舍的乡下少年们

埃及乡下的宿营,多在一些消防站和警察局,以及一些检查站,有时候,碰不到这些地方,只有宿营在野外,而野外又不是那么安全,所以,有时候就需要宿营在当地人家里。

又是一个傍晚,尼罗河畔,眼看着过去这个村庄,前面已经是荒野,只好在这个村庄寻找可以住宿的地方。傍晚时分,欲借宿第一户人家被拒。看到旁边有一大楼房,便过去询问,看到院子里有几个孩子,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学校,直接就进去了。

几个孩子开始问我情况,得知是想借宿,直接就答应了!当天晚上,我便和这些孩子们睡在一起。他们虽然是孩子,但是特别懂事,询问后才知道,他们的父亲去年过世,家里就剩下他们母亲和六个兄弟姐妹。

晚上的时候,我给他们放了电影,和他们一起做礼拜,给他们看照片讲故事,教他们中国功夫,相处得非常融洽。

第二天一早,他们更是准备好了早餐,带着我四处逛,临走的时候,孩子们都很不舍得。

在此之后常会在 Facebook 上看到他们的问候,虽然旅行已经结束,但是,我总是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些孩子。

文 / 杜风彦

杜风彦:一场说走就走的骑行

来源:青年社交 http://www.why.com.cn/epublish/node32916/node32917/userobject7ai388938.html

2014 年第一期 总 299 期

image

  杜风彦骑行国家(按照骑行顺序)越南,柬埔寨,泰国,印度,伊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土耳其,约旦,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索马里兰,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坦桑尼亚,赞比亚,纳米比亚,南非

  文|盛夏

2011 年 8 月,一位 25 岁的青年,辞去稳定的工作,跨上一辆单车,从广西南宁出发,途经埃及、伊朗、印度、坦桑尼亚等 22 个国家,一个人,一辆车,花费约四万元人民币,杜风彦用两年零两个月实现了他的人生梦想——骑着单车跨越亚非大陆。

刚刚结束了这段长途骑行之旅的杜风彦最近正在北京调整和休养,并仔细整理着自己一路上所拍摄的照片和视频。

杜风彦,山东菏泽人,原本白净的他因为在旅途中经历了两年多的风吹雨打而显得沧桑感十足,“你看我是不是很有从非洲回来的 feeling?”面对自己一身被晒得黝黑的肤色,杜风彦总爱这么打趣自己。

image

  因为年轻 所以勇敢启程

时间倒回 2011 年 8 月 25 日,杜风彦从北京坐火车去往广西南宁,在南宁进行了一番准备工作和调整后,于 8 月 30 日正式启程,开始了自己的骑行之旅。

在开始这场长途骑行前,杜风彦和单车已经有了多年的情结。杜风彦在农村长大,一共有五个兄弟姐妹。到了上学期间,学校离家有 2 公里的路程,而经济条件有限的家里只买得起一辆自行车。每天,家里的兄弟姐妹们都会抢着骑上这辆唯一的自行车去上学。因此,从小,杜风彦就对单车充满了向往,想象着能拥有一辆只属于自己的单车,自由地驰骋在天地间。

大学毕业后,杜风彦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奋斗,拿到第一份工资的时候,杜风彦第一反应便是从仅有的 3000 多元钱中抽出了 1000 元,买了第一辆属于自己的单车。那段时间,只要一有空,杜风彦就跨上自己的单车,在偌大的北京城里到处晃悠,直到将整个北京看了个遍。也正是在浏览北京城的过程中,杜风彦接触到了专业的单车队伍,才明白原来骑单车也可以是一种爱好。

2009 年十一期间,杜风彦第一次尝试了单车长途骑行,从北京一路骑行到内蒙古的呼和浩特看望朋友;2010 年四月,又和一群朋友一起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从北京骑行到西藏;2010 年的十一,停不下脚步的他从青岛出发骑行至杭州……

杜风彦说,之所以喜欢骑单车,是因为单车给他很自由的感觉,走路能到的地方,单车大部分都能到达。并且由于单车是一项相对个人的运动,骑车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独处的过程,看着眼前一晃而过的景色,感受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很多烦恼也会随着景色和风声被自己抛诸脑后。

从杭州回到北京,已经有过几段长途骑行经验的杜风彦开始着手计划更具有挑战性的旅程,最后,杜风彦将目标定在了亚非之行。对于这个选择,杜风彦说,不仅仅是因为这条线路上的挑战更大,还因为这条线路的骑行费用相对便宜一些,“我也考虑过一路骑到欧洲,但是欧洲的费用太厉害了,目前我还承受不了。”除了对于费用的担忧,杜风彦另一个最大的担忧是对陌生环境的不适应。杜风彦说在此之前,自己从来没有出过国,英语也很蹩脚,对于这次一个人出境去往那么多国家,甚至有一些还是非英语国家,这让他一度有些害怕。最后,是对于中东地区的恐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中东地区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好像那里时常有着战争等不确定因素,在到达那里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有的家人在知道我要一个人去中东的时候直接就把我大骂一通。”然而,即使有许多顾忌,也有许多害怕,甚至有家人的不理解,杜风彦毅然在 2011 年 8 月的倒数第二天背上重达 50 公斤的维修工具和行李,跨上单车出发了。

他说,我年轻,我怕什么呢?

  中国来的“李小龙”

从刚刚出发时的兴奋,到骑行了三四个月后逐渐蔓延上来的孤独感,杜风彦说,学会享受热闹,也学会享受长时间一个人的独处,这是整个旅程中让自己最有收获的地方。

孤独感的爆发是在杜风彦骑行到印度的时候。印度天气炎热,食物与国内有着很大的差别,加上网络和各种渠道对印度的各种负面报道,杜风彦在到达印度初期,一度有了极度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和孤独感冲击在杜风彦的身体里,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对于未来的旅程开始迷茫。

处于迷茫中的杜风彦不得不在印度停留了下来。这一停留,却让杜风彦有了新的收获。随着对于印度的认识日渐深入,杜风彦逐渐爱上了这个和中国一样被称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国家。在印度的大部分地区,人们都是热情好客并且淳朴的,他们甚至对于从中国来的杜风彦感到十分有兴趣,每次杜风彦来到当地的朋友家作客时,总会遇到人们的问长问短。就这样热热闹闹地过了一个多月后,杜风彦学会了享受喧嚣和宁静,再次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重新开启了接下去的旅程。

在走出国门以前,杜风彦从来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对于中国是什么样的印象,直到自己来到了一些国家,他才知道,原来李小龙、成龙等功夫明星所塑造的国人形象在全世界会那么根深蒂固。

在埃塞俄比亚的乡间小道上,当地的人追着杜风彦热情地向他打招呼,嘴里叫着李小龙、成龙或是李连杰——对很多生活在非洲偏远地区的人来说,中国的功夫明星是他们最熟悉的中国面孔。

经常被当地人叫做李小龙,杜风彦已经不再讶异。兴致来了,他还会为当地人表演一段中国武术。不过,你千万别以为杜风彦耍的都是花拳绣腿,他可是真正的“武林中人”。

作为一名出生在著名的武术之乡山东菏泽的年轻人,杜风彦从小就学过些少林功夫和长拳,2011 年开始骑行前,曾在北京拜师学过三年的八卦拳,还是中国武术协会的会员。在埃塞俄比亚期间,自从杜风彦展示过一次自己的武术后便在当地出了名,很多人慕名前来向他挑战。但基本上每次只要杜风彦一摆好架势,这些来挑战的人便会一哄而散,远远地躲了起来。“有些胆子大的会在我摆好架势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想要伸手摸一下我的胳膊,但只要一碰到又会像触电般地逃开。”

  一路惊心一路情

看着如今安全回国的杜风彦,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想象得到从广西到非洲,这一路上杜风彦所经历的辛苦。暴雨、车祸、抢劫……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坏事情都或多或少地在这一路上发生过。

在纳米比亚的北部,杜风彦需要横跨过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因为该地很少有专门的住宿点,杜风彦只能在野外支帐篷露营。一天,在帐篷中一觉醒来,走出帐篷的那一刻,杜风彦惊呆了——帐篷的四周全是大象巨大的脚印和粪便!原来,刚刚过去的那个晚上,这里正好有一个象群经过,而经过一整天骑行奔波的杜风彦竟然睡得毫不知情。幸运的是,这群大象竟然知道绕开这顶孤零零的帐篷,让疲惫的杜风彦安静地休息。

类似的来自动物世界的威胁,整个旅途中总是伴随着杜风彦:枕头下面的蝎子、帐篷里的癞蛤蟆和跳蚤等,甚至有一次,在得到许可后将帐篷支在某个警察局的院子里,以为可以安心睡一个好觉的时候,杜风彦的帐篷又被当地肆虐的白蚁啃出了一个大大的破洞……

与一路的惊心动魄相对的是一路上杜风彦所感受到的处处温情,也正是这股暖流支持着杜风彦坚强地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最初,杜风彦对这场长途骑行的预算是三万元人民币,然而这仅仅是一路上简单的吃住和各国签证所需的基本费用,并没有考虑各种诸如撞车、修车、滞留等问题,而这些都需要钱。

“节省开支,没钱时就想办法挣钱。”这是杜风彦对于费用一事的回答,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在印度的一个多月,杜风彦一边调整心态,一边为当地的冲浪节拍摄并制作视频;在埃及,他帮助旅游团拍照;在一些贫困地区,他又帮助当地的慈善机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例如给当地的孩子讲述自己的经历等。所有的这些活儿虽然拿到的钱不多,但只要管吃管住,杜风彦便已经很满足了。

让杜风彦记忆最深刻的是自己在吉布提东部的遭遇。一天早上,杜风彦骑行到吉布提东部的吉布提城市边缘,一位开着私家车的当地人停下车来跟他打招呼。在闲聊中,杜风彦得知这位当地人叫瓦贝里,十分喜爱中国文化,是个“中国通”。瓦贝里的儿子正在北京人民大学读书,看到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杜风彦,让他觉得十分亲切。当瓦贝里得知杜风彦还没吃早点的时候,还热情地拿出自己刚买的牛奶面包送给了他。

中午,在吉布提市区,杜风彦和瓦贝里又奇迹般地相遇了。瓦贝里不但热情地请杜风彦共进午餐,还邀请他到自己家中做客。在瓦贝里的家中,杜风彦惊奇地发现这位中年朋友的家具好多都是中式的,还喜欢饮用中国的茶叶。临别时,瓦贝里拿出了一个装着四百美金的信封赠送给了杜风彦,并向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这位吉布提人年轻时也曾独自闯荡欧洲,当他的钱财花尽走投无路时,一位欧洲的当地人曾经赠送了他一百美金,这件小事让瓦贝里非常感恩,一直铭记在心。如今,他希望自己能够像当年那位欧洲人帮助自己一样帮助杜风彦,让这份异国他乡的温暖传递下去。盛情难却下,杜风彦接受了他的诚意,当场写了张借条,并保证:“一定让温暖传递下去。”

“中东地区在很多人的眼里总是与战争、危险、灾难等词捆绑在一起,但真正到过那片土地后我才知道,那里的人民和全世界每个角落的人一样热情、一样淳朴。”

  停下 是为了再次出发

2013 年 10 月 24 日,杜风彦终于结束了这场骑行,回到了北京。他的许多朋友,包括一直在微博上关注他的粉丝纷纷前来给他接风,把他当做英雄。

对于接下来的生活,杜风彦说,自己有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是希望能够筹钱给索马里的一个小学建一个教室,“当地的孩子们都蹲坐在草棚里上课,昏暗的光线有时候甚至连书上的字都看不清楚,因此,很多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间明亮的大教室。”

第二个愿望是希望给非洲的孩子们捐献一些足球。“踢球是每个男孩子最爱的运动,非洲的男孩子们也不例外,但是有些地方甚至没有真正的足球,只能将一些塑料袋塞进袜子里裹成一只足球去踢。”

最后一个愿望是对于自己人生的规划。杜风彦说,短时间内,自己应该不会再进行这样的长途旅行了,但是并不会就此结束自己的旅行生涯,单车也将会是未来选择旅行工具时的首选。目前,最重要的是要安顿好自己的生活,重新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可能的话再为自己的人生大事努力一把,让家里人可以放心。

从最后一站南非首都开普敦坐飞机回到北京时,两年的骑行恍如梦境。“将来不论发生什么,只要想想骑行路上那些有趣的事情,我就会再次充满能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