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在坦桑 - 从卢旺达边境到姆万扎
       5 月 29 日,从卢旺达边境入境坦桑。边境的分界线说似明显,也不太明显。一条大河贯穿其间,发黄的河水奔腾在河谷,轰鸣着向下冲去,经过一个起伏的阶梯,形成一条巨大的白色瀑布。水中的水汽蒸腾上升,一条跨岸的河中彩虹桥跃现空中,煞是好看。 奔腾的瀑布 横跨在水面的彩虹 边境的瀑布         在卢旺达的边境,正有日本公司帮助修建水电站,而在坦桑的一边,貌似也在修建,但看……
骑行者的福利 -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自然保护区和赛伦盖蒂国家公园之旅
  去非洲的国家公园看动物一直是我奢求的想法。从肯尼亚出发到坦桑尼亚, 经乌干达, 卢旺达。虽沿途骑车穿过数个国家公园, 但只是穿过, 只是能见到一些常见的动物, 群体也不大。国家公园高昂的门票费用为我们设定了一个高高的门槛, 而公园内不让骑车, 租车的费用让这门槛变的更高, 一直没让此想法得以实现。   在到达阿鲁沙之前, 我和杨怀玉还筹划着, 狠下心出血去一次国家公园, 到了非洲不去……

初见 -9 5月26日

初见 -9
  “顾,我在开往土耳其特拉布宗的巴士上。刚刚离开格鲁吉亚边境,一路沿着黑海行驶。虽略有颠颇,此刻仍忍不住写信给你,字迹潦草,愿你可以辨认。此时,一轮巨大的彤色落日正在黑海的上方,云彩壮观地朝天边铺陈开来,我鲜少见到如此清晰壮阔的太阳轮廓,那样不真实地缓缓沉入海面。这样的景象令我感动,我想象你就坐在身边,我们侧脸望向窗外,满脸都是金色的光芒。”      我摸了摸脸上已……
来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09eb080102dzos.html      初时听到有人骑着自行车从中国来到非洲,我内心深处是惊讶,骑车去西藏听说过,但是骑车到非洲,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似乎太扯了,一路的签证不说,安全问题,以及非洲这地方道路崎岖,还要穿越沙漠地带,谁能保证一路上不生病,那这个人是怎么挺过来的。我带着深深的好奇前去看看这位单车走非洲的年轻小伙子——杜风彦。第一次看到……

初见-8 5月10日

初见-8
Rida’s house是日韩背包客在埃里温的据点,费用约两块五美金,就在火车站附近,交通便利,火车站大厅内提供免费的无线网络。在德黑兰旅馆里住了多日的韩国男孩木山推荐我来,没想到一进Rida家,正撞见他在里面。他也到了亚美尼亚。晚上发现在德黑兰见过的日本男孩石川也过来了,大家都挤在Rida家。 一起做晚饭,那情形好像又回到德黑兰,几个人聚在旅馆天台上的小厨房煮泡面,偶尔也吃海鲜。那时……

初见-7 5月09日

初见-7
步行穿过伊朗口岸,抵达亚美尼亚境内。漂亮的女工作人员穿着修身短袖衬衣和短裙,肤色白晳,长得像俄罗斯姑娘。她们示意我可以摘掉头巾了,已经离开伊朗。 哦,这会儿我应该欢乐地摘掉这宗教强加给女性的“枷锁”了,可我没有动。我习惯了。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词,是由心而发的一种放弃、顺从、妥协和麻木。而且,我喜欢包在头巾内,它令我有安全感。 出了亚美尼亚口岸,没有当天去首都埃里温的班车……

初见-6 5月08日

初见-6
抵达大不里士时天已全黑,背着大包去找国际巴士售票处。寻了几遍未果,向路边停着的一辆轿车司机问路。他爽快地说,上车吧,我带你去。 他依稀记得大致方位,但车在一条街上来回开了几圈也找不到准确位置,他好几次亲自下车问路,才终于找到巴士公司。 小小的售票办公室里坐满了等待出发的旅客,我向工作人员询问去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的车票,被告知明天的票已经售空。“那么后天呢?之后几天呢?”……

初见-5 5月08日

初见-5
在德黑兰拿到亚美尼亚的签证后,坐当天的夜车到乌鲁米耶。清晨六点,当地一个家庭来车站接我。爸爸妈妈两个女儿,很温馨,总是微笑,几乎从不大声说话。他们说波斯语和土耳其语,只有大女儿麦丽亚会少许英文,少到难以交流。 我们在设拉子的旅馆认识,两个小姑娘在庭院里羞怯地请求与我合影。麦丽亚说她家住在乌鲁米耶,并在我的记事本上写下波斯语地址,请我去他们家中做客。在那个镶着彩色玻璃……

初见-4 5月08日

初见-4
Mashhad hotel价格低廉,几乎是背包客的首选。提供免费的厨房,免费的网络,窗外便是华丽的清真寺,十五分钟即可走到德黑兰大巴扎,地铁和公交站近在咫尺,进入旅馆后无人严格监督女性是否佩戴头巾。重要的是,可以在天台上随意晾晒女性衣物,比起在伊朗住过的其它旅馆,这里显得更为轻松。我只有两三套衣服,在炎热的中东,及时洗晒一直是个问题。 想起初到伊朗时,住在设拉子的小旅馆里,四处查……

初见-3 5月08日

初见-3
3. 我跟顾,大部分时间并不多话。简单的默契,彼此明了。一生中能够喜悦相对的朋友不会太多。我心中最理想的伴侣关系不过如此。 清晨雨停,满眼苍翠,空气里是淡淡的泥土与青草芳香。 顾已不在房间。这一次,不是早起拍日出,他走了。没有告别。小猫还在脚边熟睡,蜷成一团。 他留下两张照片,一张樱花,一张红叶。 在我的背包上贴了纸条,“我几乎爱上你,可是在路上,一转身,便各自天涯。”后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