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杜风彦 ] 下的全部文章
两年时间,杜风彦完成了他的亚非 22 国骑行之旅

杜风彦已经结束穿越亚非的骑行之旅从好望角回来整整一年了,我见到他时,他戴着素色的帽子和围巾,一袭风衣,斯斯文文,已经脱去了刚刚回国时的“非洲黑”。

从南宁到南非,路程有多远?没如果有直飞航班,也要飞十好几个小时;在航海时代,可能需要好几个月;如果是骑自行车呢?

杜风彦的答案是 26 个月。

2011 年 8 月底,抱着骑车穿越亚非大陆的想法,杜风彦辞掉了当时在一家北京 IT 公司的技术工作,踏上了去南宁的列车。随车托运的还有他的坐骑以及近 50 公斤的行李和维修工具。他预计一年后回到南宁,但实际上,他 2013 年 10 月 24 号才结束旅程,比预计时间晚了一年。

杜风彦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骑自行车,但直到 08 年毕业来了北京,才接触了专业骑行的圈子,发现很多人不仅只是把单车当成一种代步工具,更是当成一种生活方式。一所新世界的大门朝他打开了,骑着自行车转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的郊县,很快杜风彦就开始尝试长途骑行,从北京到呼和浩特,从北京西藏,从青岛到杭州……

国内的线路已经满足不了杜风彦的胃口了,于是他计划干一票大的,辞掉工作,拿出一年的时间来完成一次“洲际穿越”,衡量了语言环境、成本和签证办理的问题,杜风彦选择了对他而言相对简单的亚非之旅。这个计划必然也遭到了来自家里的压力,可是杜风彦狡黠地一笑:“我在路上了他们也就管不了了。”

于是,从南宁出发,过缅甸,印度,到中东各国,然后过埃及入境非洲,经苏伊士运河上的渡船进入非洲大陆,沿非洲东部顺着尼罗河南下,是一条在骑行者中相当受欢迎的路线。

骑行路上会遇到的所有问题——迷路、缺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生病、单车鼓掌——杜风彦都一一经历过,此外因为在非洲,蚊虫野兽少不了。有一个晚上他在野外露营,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帐篷外面有大象的脚印,原来头天晚上有象群经过他的“床”旁边,如果其中一只脚踩在他的帐篷上……想起来都后怕;另外有一次,在一个警察长官大院里扎营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帐篷底下被白蚁蛀烂了一片。不过也看得出来,这样的长途跋涉,体力的支出太大,在野外的环境下杜风彦也能有很高的睡眠质量。

非洲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方社会治安欠佳,抢劫或者勒索也是时有的事,杜风彦要么利用语言不通假装不明来意,这一招行不通那就来硬的,起个中国功夫的范儿,绝大部分歹人都能吓跑——杜风彦可不全是虚张声势,他是八卦掌第六代传人,正经学过武术。而且,中国功夫、李小龙、李连杰在非洲人眼里有很高的认知度,有时候他会教非洲当地人一些武术,作为回报,他会获得免费的住宿和食物。

杜风彦对《青年社交》的记者盛夏这样描述过:“有些胆子大的会在我摆好架势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想要伸手摸一下我的胳膊,但只要一碰到又会像触电般地逃开。”

这一趟是穷游,杜风彦 22 个国家两年下来总共才花费 4 万多,除了一切从简,有时候也会通过同一些技能去换取食物,比如给别人做网页、教武术,在印度的时候还帮人拍过视频。

除了食物和水,最大的成本主要是签证费用和自行车的消耗。这一路上,光是车胎就换了十几条。像所有熟手的骑行客一样,修车这种事肯定都是自己动手,但这次还不太一样,整个行程大部分都是在欠发达地区,一路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地方可以买到自行车配件,还好出发之前杜风彦已经做足了准备。

车架上的备胎们。

杜风彦展示了一组照片,都是他跟各种身份的非洲当地人的合影,家庭主妇、警署长官、小贩、小孩,有很多场景是在当地人家里和一家大小有说有笑。

在这次旅行之前,杜风彦从事的是 IT 技术研发的工作,平时不太跟人打交道也不擅长跟人打交道,可是上了路,需要食物、宿营地或者别的帮助,他少不了要开口交流。这对于程序员倒也不是什么太需要反复掂量的事情,有一个需求解决一个需求就是了。

原标题:非洲大陆的中国骑行旅者杜风彦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律德伦):22 个国家,781 天,四万公里的行程,来自中国山东省的小伙杜风彦成功完成了在非洲大陆的自行车骑行之旅。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仅实现了杜风彦儿时的梦想,也帮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杜风彦自小就对自行车情有独钟,2007 年在他拥有了第一辆专业自行车之后,便开始尝试骑行。从北京到内蒙古,四川到西藏,再从青岛到杭州,这些地方都留下了他骑行的身影。他说,“骑行的方式比较自由,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另外它能承载很多的东西。可以到达你想到达的任何地方。比较方便,走到哪里就可以停到哪里,睡到哪里。”

2011 年,当时年仅 25 岁的杜风彦突然感到对于人生的迷茫,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和工作并不是他理想中的人生状态。杜风彦说,“当时很纠结。当时 25 岁,这个年纪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很迷茫的年龄段。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总感觉没有太大的突破。一直也没有做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与其在国内迷茫,不如去寻找最初的梦想。”

2011 年 3 月,杜风彦毅然决然地辞去了工作,决定去实现自己儿时骑自行车环游世界的梦想。经过一段时间的拉练和一个月的简单准备,杜风彦的骑行之旅正式从南宁启程了。

对于首次去境外进行长时间骑行的杜风彦来说,一切都是新鲜和刺激的。正如他所言,在路上一天遇到的状况可能比在国内呆一年碰到的事情还要多。他一路上不仅要面对路况差、车祸、财物丢失、签证难等重重困难,还必须要面对暴风雨,雷电等来自大自然的挑战。甚至还有些状况是令人无法想象和后怕的,例如在纳米比亚国家公园里宿营的故事,每每提起,杜风彦都不禁心有余悸。“有一次,我在野外露营,当时很晚了而且也没地方去就在野外宿营了。第二天一早拉开帐篷的时候我惊呆了,因为我帐篷外都是大象的脚印,密密麻麻的周围都是,还有大象的粪便。我才知道我宿营的地方居然是大象迁徙的路线,晚上他们从我帐篷旁边过去了,我竟然不知道。”

虽然一路困难重重,但杜风彦并不后悔,他边行边看,非洲大陆多样化的自然景观让他渐渐忘记了沿途的疲劳。在埃塞俄比亚骑行时,远眺雄伟的乞力马扎罗山和肯尼亚山,在国家动物园里与野生动物一起前行。在纳米比亚,有令人难忘的红色沙漠以及南非西海岸壮丽的花海,这一切都成为了杜风彦记忆中的宝贵财富。

2013 年底,杜风彦完成了长达两年多的骑行之旅,他带着内心的充实和热情回到了北京。回国后,杜风彦开始与大家分享自己这一路上的收获与经验。他还向准备前往非洲骑行的中国年轻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很多苦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苦是你意向不到的。所以说要尽量准备充分,不要贸然出行。要尽量尊重当地民俗,只有你尊重当地民俗,你才能融入当地人,融入当地人你才不会感到孤单,你才能体会到更多的东西。”

两年多的骑行时光让杜风彦成长了许多,他从当年那个纠结的毛头小伙逐渐蜕变为一个成熟、睿智的青年。对于自己的未来,他不再迷茫,他准备和他心爱的自行车一起开创一片新的骑行天地。杜风彦说,“在国际上中国人(骑行)的身影还比较少,我想以后我能拥有一个自己的骑行的俱乐部,带领中国人环游世界。其实很多人都有骑车环游世界的梦想,我想利用这个途径帮助大家实现梦想,带大家去体验生活,看一下这个世界。”

作者:律德伦

来自:http://roll.sohu.com/20140714/n402227853.shtml

更多:http://gb.cri.cn/42071/2014/07/14/5931s4614549.htm

2 years, 22 countries,2 lucky charms and all on two wheels

THIRTY-five thousand kilometres after Du Fengyan climbed on to his bicycle in China he arrived in Cape Town. It took him two years, pedalling through 22 countries across South-East Asia, the Middle East and Africa, to arrive in the Mother City last week. He has wanted to travel the world on a bicycle since he was a child.

PICTURE: TRACEY ADAMSWILD RIDE Yang Huaiyu, left, and Du Fengyan arrive in Cape Town after cycling 35 000km from China  SOUTH AFRICA

“Riding a bicycle is free and you can stop anywhere,” said Du.

Du saved for two years and quit his job as a network engineer in Beijing in 2011. He built his own travel bike and left with 70kg of luggage – a GPS, clothes, cooking and camping equipment, medical supplies, $3 000 (about R30 000) and two good luck charms from friends.

He crossed over the 5 600m high Mila mountain pass in Tibet, cycled though Vietnam during the rainy season, the low, flat plains of Cambodia, slept in temples in Thailand, and in India he spent six months volunteering as a kung fu teacher in an orphanage. Since he could not obtain a Pakistani visa, he flew from Mumbai to Shiraz, Iran, and then continued cycling over the steep hills of Armenia, through Georgia and Turkey and arrived during Ramadaan last year in Jordan. “When you have trouble, you go to the mosque,” said Du.

He slept in mosques and the locals shared their food and Arabic tea with him in the evenings. Du and his bicycle were ferried across the Red Sea to Egypt a year ago, where a police car followed him for protection and he slept at soldiers’ checkpoints from town to town. In Egypt a teenager pulled out a knife and demanded money. Du stared at him and the boy dropped the knife and ran.

He met a cyclist in Addis who was also from China and told him of 22year-oldHuaiyu Yang, who left China in 2012, and was also making his way through Africa by bike. Du and Yang crossed paths in Kenya. As they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and enjoyed the same food, they decided to cycle together. “Two guys cycling together through Africa is better,” said Yang, who arrived in Cape Town with Du. It was also safer sleeping in the bush as a pair.

They saw lions and zebra while crossing the Serengeti National Park and encountered hyenas while camping in the wild in Tanzania.

They cycled through Malawi into Zambia and eventually entered South Africa through Namibia. They spent 10 days travelling down the West Coast.

“It was beautiful, green, with colourful flowers,” said Du. “(Cape Town) is like heaven,” he added.

Both cyclists said their journey had changed them. “The difficulties in life are not so difficult compared to the difficulties on the road,” said Du.

He said he had a broader perspective of the world and has learnt that one must always have hope.

“When you are in trouble there will always be good people to help you. We always have hope.”

They leave Cape Town today for Joburg by bus and fly back to China next week.

from:http%3A%2F%2Fcapeargus.newspaperdirect.com%2Fepaper%2Fviewer.aspx%3Fnewspaper%3Dcape%2Bargus%26cid%3D6256&ei=HAZhUvDyFo-BhAf1y4GgAw&usg=AFQjCNF_2iOOGz5sssCactvLEfgLT4VPMg&bvm=bv.54934254,d.Yms

[codepeople-post-map]

来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09eb080102dzos.html

     初时听到有人骑着自行车从中国来到非洲,我内心深处是惊讶,骑车去西藏听说过,但是骑车到非洲,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似乎太扯了,一路的签证不说,安全问题,以及非洲这地方道路崎岖,还要穿越沙漠地带,谁能保证一路上不生病,那这个人是怎么挺过来的。我带着深深的好奇前去看看这位单车走非洲的年轻小伙子——杜风彦。第一次看到他,与我从网上翻查出来的历史照片似乎有些不像,皮肤黝黑,小平头,眼睛里布满血丝,似乎没有典型的山东汉子的外在特征。不过经过交谈之后,踏实,坚毅,信心满满,洒脱的感觉慢慢的体现出来。我与很多好奇之人一样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怎么过来的,真的一路骑车?小杜腼腆的笑了笑,有些地方实在是过不去的,也有坐飞机,坐渡轮,车子坏的时候也有搭车的情况。
     他说:“从 2011 年从广西南宁出发,从河内到胡志明市,胡志明至柬埔寨金边,再暹粒后取道泰国,但是当时泰国境内当时洪水泛滥,达到曼谷后,无法前往泰国北部,只能在泰国南部部分城市骑行,原定计划前往马来西亚,但是由于签证和时间问题,无法前往。在泰国办了印度的半年签证,从泰国飞往印度,抵达印度加尔各答开始骑行,环绕印度海岸线骑行将近 6 个月的时间,期间一边兼职一边骑行。在修女特丽莎那边做过义工,在印度乡下小学做过志愿者,经常被邀请去学校演讲。在印度普里的时候,帮助当地的冲浪组织摄影,他们帮忙提供食宿。因为行程中一个人行走总是感觉孤单寂寞,因为到了印度之后已经是完全的异国情调,文化的差异,于是在印度调整了一个月的时间沉淀了一下,慢慢开始就没有这样的孤独寂寞感了。之后一路往南,到最南端之后从西部一路往上,抵达孟买,到孟买之后由于巴基斯坦签证问题,巴签证需要在国内办理,所以需要把护照邮寄到国内,还需要入境章才能办理,由于麻烦繁琐失败率高,所以最后只能从印度飞往伊朗,由于伊朗是落地签,从设拉子之后一直骑到德黑兰,然后绕里海到大不里士乌尔米耶。在伊朗德黑兰办了亚美尼亚的签证,翻完亚美尼亚的山脉后,进入格鲁吉亚,然后从格鲁吉亚边境去土耳其,从黑海沿岸城市萨姆松去了安卡拉再去伊斯坦布尔,到伊斯坦布尔之后打算去叙利亚但是由于打仗,边境关闭,朋友以身试法都说无法通过,所以只能从伊斯坦布尔飞到约旦,约旦很小,所以绕着约旦转了一圈,最后从约旦南部亚喀巴坐船到埃及的西奈半岛,穿越沙漠后到开罗,从开罗沿着尼罗河往下卢克索,阿斯旺,然后从阿斯旺坐船到了北苏丹,因为埃及和苏丹陆路边境虽然有但是没有开,只能坐船到边境。在北苏丹骑行近 1000 多公里的撒哈拉沙漠的边缘到达喀土穆,取道东南到达埃塞俄比亚,埃塞的山地比较多,到了亚的斯亚贝巴之后往东走去了吉布提,这里是地球上最热的地方,一路上近 100 多公里才有一个很小的村镇,吉布提后前往索马里兰,也就是索马里北部,之后再返回埃塞俄比亚,到达亚的斯亚贝巴,从亚的斯亚贝巴一路往下从边境摩亚雷进入肯尼亚。”
       这一切从他嘴里说出的时候是那么的轻松,他说这都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他要继续前行,接下来准备再回肯尼亚山转一圈,然后去蒙巴萨再回来。然后从内罗毕去乌干达,乌干达之后去卢旺达,再去布隆迪接着去坦桑,赞比亚,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再去南非……。

 

格鲁吉亚 集市后面的那些事

来源:旅游(2013 年 5 月第 5 期)

格鲁吉亚的集市以专业和系统化为主,每月有各种类的商品定期巡展。在绿水青山环绕的村庄里,会有成排的手工艺品展览。远远望去,甚是壮观。而你一旦停下车来仔细观察,便发现这些奇特艺术品背后还有更多值得为之发掘的东西。 

文·图 / 杜风彦

 

  在格鲁吉亚的乡村骑行,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茂密的山林中河流密布,并总能在需要的时候发现一眼甜甜的泉水。泉水多为个人捐建,比如父母为了纪念战争中失去的儿子,儿女怀念已经逝去的母亲,为年幼可爱的女儿庆祝生日、祈福等等。泉眼旁边都有捐建人所刻的介绍石碑。曾经骑行过一段这样的路:交通指示牌会提示天气预报。山间多雨,每段路上的雨水也不一致,不仅有限速停车之类的提示牌,还有关于大小雨的提示牌。开始我不以为然,但经过阵雨路段的时候,竟然乌云密布,开始下起雨来,果如提示牌所指示的一样神奇。提示牌做得如此准确和神奇,更神奇的是在山间遇到各种集市。

格鲁吉亚的集市和其它国家的集市有些许相同又不太相同。在绿水青山环绕的村庄里,会有成排的手工艺品展览,远远望去,甚是壮观。而你一旦停下车来仔细观察,便发现这些奇特艺术品背后还有更多值得为之发掘的东西。


前店后厂现场打造 

  一次骑在从哥里到波季的路上,远远看到一个尖尖的白色的教堂。待走得近些,发现一排挂着各式各样艺术品的商店:木制的实用的勺子、铲子、面杖、案板等摆成一排,小巧精致,就算买了不用,也可摆在家里当装饰品;颜色各异的绳子加木头制成的简易吊床,总能让人想到午后家中院落里的惬意时光。儿童用的秋千椅,总是伴随着儿女的无限欢笑;藤条编的大中型箩筐、尖底条筐、小型的置物筐,实用而且显得很文艺;小巧的兽皮锣鼓,用兽筋做弦的二胡,仿佛让你听到了悠扬的乐声;其中更有各种大型的箩筐、厨房器具。要找到满意的物件,逛一圈下来全有了。估计几位店主很少见到国外旅行者,对我都热情地打着招呼,还邀请我去屋里小坐,让我于异乡细雨、冷风中体验到了阵阵温暖。随他们走进店内,才知道,店外的手工艺品都是他们现场制作的。除此之外,山里采来的新鲜蘑菇、木耳、野菜也顺带一起卖。店主们虽然不懂英语,而我也只会几句俄语,但并不妨碍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闲坐间,还品尝了女主人刚做好的食物,味道不是一般的好,心情愉悦。

在一个卖特别新鲜干净的水果摊位,摊主耐心地帮我介绍挑选。这位大哥形象气质都能明显看出与别人不同,看天色还早,我们闲聊一会儿。他是一个曾经参加过维和任务的特种兵,几年的维和行动,经历各种战火,到最后,他们小组11个人只有他和另外一个战友幸运地活着回来。往事不堪回首,退伍之后,适逢社会萧条,他便做起了一个不起眼的水果小贩。虽然只是一个小贩,但是他非常热爱这份工作,每月赚钱不多,也足够养家糊口。他说,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已经觉得非常幸运和幸福了,一定要好好地活着,珍惜每天的生活。面对他,让我觉得,幸福其实很简单。我们每个人都活在简单的幸福之中,只是有时候要求得太多,才会感觉到不幸福。

 

全陶制品,精彩纷呈 

  告别大哥,走过一个山间的转弯,看到前方乌云密布,我将车停在小型的工艺品市场。房屋是由木板搭建的小棚,分内外两部分,内部用来休息,外部用来展示。市场临河傍山,坐落在公路旁边。听着流水,虫鸣,看着满山的青绿,再看着工艺品,顿觉得人在画中,赏心悦目。集市是由几个老年人看守,中午时分,并没有太多买卖。他们聚集在一起,喝茶聊天,笑谈往事人生。他们任我走近内层,随意查看抚摸,并不时回答我的各种问题。忽然,我发现一只狼皮挂在其间,远远望去,好像一条吊着的狼,询问老人得知是他前阵在山上所猎,并把狼如何进入他家农场、被狗发现以及整个追捕过程娓娓道来。一阵风吹来,狼皮随风而动,摸着看似柔软却很坚硬的狼皮,犹如触碰着这里充满自然力量的岁月。高加索地区是古代四大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尖底瓶的陶器是历史的一个见证。这里有尖底瓶的专门集市,大量的陶器铺满整个屋内和路边的小棚,几千年一代代相传的器具仍在使用。或大或小的陶器,被千家万户应用在日常生活的每个方面,延续着远古的文明。而在中国,虽然古代也有尖底瓶存在,但现代工艺已完全代替这些古老的器具,它只存在我儿时的记忆中。

陶器制作者不仅能制作出实用的陶壶、陶罐、陶瓮等生活器具,还创造了很多丰富多彩的陶器工艺品,陶制的足球、教堂、皮鞋、牛角......甚至是颜色鲜艳的花朵,而且做工精美细腻,一个全陶工艺的展览铺满整个村镇。

丰富的手工集市旁边,更有实用的水果集市遍布在每个经过的村镇。渴了,喝甘泉;饿了,有各种香美的水果。水果都是村民们自家所产,吃不了拿来卖,不在乎价钱,买完之后总要给你再添一些。只要你停留,善良的村民们更会主动拿来让你品尝。如不买,顺手送两个也很正常。

格鲁吉亚还是全球著名的葡萄酒产区。走过集市,便能看到一座座葡萄庄园。每年葡萄的丰收季节过后,当地的村民都会把自家的葡萄酒摆在路边展销。纯葡萄酒,各种口味,先尝后买。大型葡萄酒公司也夹杂在这些村民的摊位后,你可以用批发价买到各种品牌葡萄酒。

 

系统化的集市 

  格鲁吉亚的集市以专业和系统化为主,每月有各种类的商品定期巡展。比如1月内有陶器展,工艺品展,酒品展等,通过这些展览打通了采购的渠道。工艺品制作者不需要去花费太多的时间做销售工作,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好自己的工作。到了展销月份,村民们生产制作的各种农产品和工艺品不用担心销路,他们只需到固定地点展览,就能接到大小的订单。这种形式虽然以传统集市现象存在,但已脱离了传统的集市观念。集市的开市日期和持续时间也根据市场而定,遵循市场需求,有效地解决了格鲁吉亚境内的人少村稀集市不方便的烦恼。村民买生活用品只需到当地的集市,各种东西都能一应采购俱全,而自己生产的用品也能通过这种展销的形式很好地销售出去。走过每个摊位,摊主们都热情地和我招呼告别。雨停了,集市也渐渐远离我的视野。而我的前方,下一个城镇的集市,更丰富的生活在延伸。

单车亚非拉练 - 草原之旅

来自:http://digi.163.com/photoview/4NEO0016/163990.html

郗光和杜风彦将在 11 年 8 月下旬从云南河口出发入境越南,预计一年时间,骑行约 23000 公里,途径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叙利亚、以色列、约旦、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南非 18 个国家。身未动,心已远;有多远,骑多远!

 杜风彦骑行内蒙古

如何让梦想跟你零距离 - 搜狐滚动

年少的我们踌躇满志,激情满怀,怀揣着好多的梦想。毕业了,就业了,突然发现世界远不是彩虹糖的梦,虚伪、自私、贪婪……充斥我们的生活。梦想只适合在象牙塔中成长,于是我们放弃了挣扎,放弃了最初的梦想,在麻木中一天一天地啃噬着大好的生命,直到有一天我们垂垂老矣的时候才突然恍然大悟“也许我该给自己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也许我会成功,我应该守住我的梦想”。

二人骑车环游世界

“有些事,如果现在不去做,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做了”2011 年 8 月 25 日,两个帅小伙郗光和杜风彦正式骑自行车从南宁出发,开始他们环游半个世界的梦想之旅,一路上会途径 15 个国家,最终达到南非。支撑他们去实践梦想的,只有满腔的热情和少得可怜的经费,以及某公司赞助的自行车。

  这听说去有点天方夜谭,自行车环游半个世界,且小伙子一路上是自谋生路,但是不可否认小伙子敢想敢做的激情,勇于实现梦想的勇气和行为。且不论这个行动会不会坚持到最后,我们是否会分享他们最终胜利的果实,但是在他们身上我们至少看到了梦想的力量,他们承载着我们平凡人太多没有实现的梦想。

梦想有那么遥远么?

其实梦想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遥远,每天你的一个坚持的习惯就能让你离梦想更近一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就发生在我的身边。

故事的主人公是个 30 出头的文艺男青年。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依然坚持自己最初的信仰,虔诚写作。尽管最初投出去的文稿多次被打回,但是他没有放弃,坚持了十年,他用十年的时间参加短期的写作培训,天天练笔,每天完成大量的阅读。

现在,他每天都有一篇大作刊登在全国主要的报刊杂志上。他把自己的故事和感悟一路写下,心酸和兴奋一路记载,那些人生的感悟总能让黑暗中迷失方向的人看到希望的光亮。

他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出版自己的小说,如今正在着手这件事情,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成名,但是相信上天会对这个有着执着信念,痴恋着文学的人偏爱的。也许你要说他不够典型,亲爱的朋友,名人在成名前又有谁去聚焦他的心酸?名人其实就掩藏在我们这些为梦想默默奋斗的普通的人群中。

当然梦想有大有小,有长期有短期,并不是所有关乎成功的才称得上是梦想,生活中那些能触动内心,让你觉得为之震撼和惊喜,活跃在你潜意识中表现为梦境的那部分又何尝不是梦想?

很久都没有感受大自然的气息,何不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做一次洗涤心灵的旅行;N 年没见的朋友突然有了音讯,为何不抽空见上一面?一直都想买的那条连衣裙最近终于开始折扣让利了,你还等待什么,赶紧抢购吧;想跟他说声对不起,希望他能原谅你的冒失,重修旧好,那就大胆点吧;想学一门可以展示的才艺,那就报名参加吧;即使你现在身无分文,想去国外留学,你也可以大胆地去想象,并不断地强化你的愿望,总有一天你发现你有办法圆这个梦想。

搭建梦想与现实的桥梁

大到人生理想,小到生活中的一些小愿望,这些都是我们的梦想,那么如何实现我们的梦想,笔者认为应该根据不同的个性区别对待,这里笔者从心理学和命理学的角度为大家阐释如何从梦想变成现实。

开创型命盘

开创型命盘的人,敢想敢做,有了想法马上实践,这种行动力超强的人是最容易实现梦想的。但是要注意,做事前须多一些周全的思考,未雨绸缪,这样才能避免在意外出现只是手忙脚乱。最好是请教有经验的专业人士做你的顾问,必要时修正你走的弯路。

领导型命盘

领导型命盘的人,有毅力,有耐心,对于自己笃信的长远梦想,或者说是人生目标来说非常忠实,也会在脚踏实地的努力中慢慢实践。但是过于理性的思维,限制了你对生活中小愿望的实现,克制似乎成了你每天的必修课,其实必要的时候,生活中,你也需要感性一些,偶尔小冲动一下,去享受工作之余的乐趣。

支援型命盘

支援型命盘的人,超级有理想,不过也因为思考太多犹豫不决而无从行动,到最后能实现的梦想总是寥寥无几。特别是命宫有太阳主星的人,其浮躁的情绪,三分钟热度,往往是中长期梦想破产的罪魁杀手。这种命盘的需要先把自己的梦想由抽象变成具体,比如说希望成为一个受人欢迎的人,那么你得列出受人欢迎的基本品质,这些品质对应的生活中的具体案例,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寻找榜样。当你灰心丧气的时候,想想榜样又会怎么做,其实对你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激励。再者为了避免目标耽搁时间太长,没有耐心,你可以将大目标分成 N 个小目标,然后每次实现一次小目标后,记得给自己一个小小的奖励,哪怕是一块小小的巧克力,总之让你觉得够兴奋,这样尝到甜头的你就会逐渐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合作型命盘

合作型命盘的人,相对比较依赖他人,让你一个人独创一片天地,实践自己的梦想,那无异于难比登天,团队的力量会让你感觉温暖。你需要找到一个能督促自己、激励自己、并愿意跟自己结成统一战线的伙伴,志同道合的朋友会让你更加靠近梦想的殿堂。另外你这种命盘,情感比较脆弱,抗压能力不够,但是你笃信精神的力量,所以你应该充分发掘自己潜意识的精神动力,并不断地催化自身的激情。亲爱的朋友如果你看过《秘密》,那么你就不觉得我说的话有多神秘了。这本书提出了神奇的吸引力法则,简单地说就是:你生命中所发生的事都是你吸引过来的,不论你心中想什么你都会把它吸引过来。

世界第一潜能大师安东尼·罗宾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唯一能够阻挡你去获得你想要的东西的事情是你一直在告诉自己为什么它不属于你”。亲爱的朋友,为了实现你的梦想,请放弃那些阻碍你实现梦想的偏见,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梦想,并在内心里告诉自己“我值得拥有,我能够拥有”,大胆去做,生活中更美的风景等着你。

 

来源:http://roll.sohu.com/20110919/n319822826.shtml

两名中国青年启程亚非 15 国骑行之旅 - 大洋网

来自:http://www.dayoo.com/roll/201109/11/10000307_104877673.htm

  9 月 5 日,两名来自北京的青年郗光和杜风彦从广西南宁启程入境越南,开启长达一年时间的亚非骑行之旅。中新社发 洪坚鹏 摄

他们初步决定骑行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巴基斯坦、伊朗、约旦、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南非 15 个国家,全程约 2 万公里。在到达南非后,他们将从南非飞往尼泊尔,再从尼泊尔进入中国沿西藏、新疆等沿线一路骑至北京。二人欲借此向世人倡导绿色环保,低碳出行,更是对古语“读万卷书,行万里”的有力践行。

 

(编辑: crawl)

行万里路 - 侨报

来自:http://dailynews.sina.com/gb/chn/chnoverseamedia/chinapress/20110906/01172746085.html

两名来自北京的青年郗光和杜风彦 5 日从南宁启程入境越南,开启长达一年时间的亚非骑行之旅。二人欲借此向世人倡导绿色环保,低碳出行,更是对古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有力践行。图为二人合照。中新社

两名中国青年启程亚非 15 国骑行之旅 - 中国江苏网

来自:http://news.jschina.com.cn/system/2011/09/05/011602628.shtml

  9 月 5 日,两名来自北京的青年郗光和杜风彦从广西南宁启程入境越南,开启长达一年时间的亚非骑行之旅。中新社发 洪坚鹏 摄

他们初步决定骑行越南、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巴基斯坦、伊朗、约旦、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南非 15 个国家,全程约 2 万公里。在到达南非后,他们将从南非飞往尼泊尔,再从尼泊尔进入中国沿西藏、新疆等沿线一路骑至北京。二人欲借此向世人倡导绿色环保,低碳出行,更是对古语“读万卷书,行万里”的有力践行。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