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雷锋网 ] 下的全部文章
玩客 100 之“骑迹”,小小自行车承载的人物和故事

转载:雷锋网 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412/h017fqZGJj69bXad.html

尽管今天业内的大事件接连不断,夺取了很多注意力,但玩客 100 的“骑迹”——这一场纯为自行车爱好者举办的沙龙依然座无虚席。

这是玩客 100 继“定格”之后的第二场沙龙,嘉宾组合依然很强大:国内自行车解说第一人李陶、两年骑行亚非 22 国的杜风彦、700bike CEO 张向东和亚洲冠军朱政军,这一次的主持人是央视体育频道的新闻主播郭强。

“骑迹”主持人、央视体育频道新闻主播郭强

四位嘉宾各展所长,分别讲述了自己在自行车领域最擅长的部分,比如如何欣赏一场自行车赛、如何备战长途骑行、如何选择一辆合适的自行车,杜风彦讲述了他在非洲如何智退“非专业劫匪”的经历,有 16 年职业竞技车手生涯的嘉宾朱政军甚至还对“骑自行车会不会伤害前列腺”这各问题作了解答——到底会不会伤?具体答案,关注“玩客 100”公众账号,完整的视频会在几个工作日之后放出。

杜风彦正在分享他在非洲某晚宿营野外,一夜无梦,早上醒来发现帐篷两边都是大象的脚印

主持人郭强有央视新闻主播的专业功底,妙语连珠,不时引发现场观众的阵阵哄笑和掌声。见过各种活动场面的郭老师曾因担心观众流失而建议取消中途休息环节,但“冒险”宣布中场之后发现几乎没有观众退场,这也让他感到稍微有点惊讶。

其实——郭强老师自己也是被玩客 100 的初心和内容吸引,这才很爽快地答应主持。

这种场面算是情理之中。长期以来主流媒体都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去关注“玩客”,描述他们的离经叛道、“玩物丧志”、新奇经历,很少有像玩客 100 这样真正尝试去理解玩客们的世界,去给他们一个舞台,聆听他们真正的心声。

张向东和他的坐骑之一。

我们相信发自内心的热爱才是驱动科技发展的原动力,关注那些对一个领域有热爱并且付出了足够多时间的玩客——不管你是玩摄影、徒步、HiFi、自行车、滑雪、极限运动还是冲浪, 只要玩得够出色,我们都乐意提供一个展示的舞台。我们希望为不甘平庸的人们展示更多种生活的可能性:方寸之外,还有更大更好玩的世界。

两年时间,杜风彦完成了他的亚非 22 国骑行之旅

杜风彦已经结束穿越亚非的骑行之旅从好望角回来整整一年了,我见到他时,他戴着素色的帽子和围巾,一袭风衣,斯斯文文,已经脱去了刚刚回国时的“非洲黑”。

从南宁到南非,路程有多远?没如果有直飞航班,也要飞十好几个小时;在航海时代,可能需要好几个月;如果是骑自行车呢?

杜风彦的答案是 26 个月。

2011 年 8 月底,抱着骑车穿越亚非大陆的想法,杜风彦辞掉了当时在一家北京 IT 公司的技术工作,踏上了去南宁的列车。随车托运的还有他的坐骑以及近 50 公斤的行李和维修工具。他预计一年后回到南宁,但实际上,他 2013 年 10 月 24 号才结束旅程,比预计时间晚了一年。

杜风彦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骑自行车,但直到 08 年毕业来了北京,才接触了专业骑行的圈子,发现很多人不仅只是把单车当成一种代步工具,更是当成一种生活方式。一所新世界的大门朝他打开了,骑着自行车转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和附近的郊县,很快杜风彦就开始尝试长途骑行,从北京到呼和浩特,从北京西藏,从青岛到杭州……

国内的线路已经满足不了杜风彦的胃口了,于是他计划干一票大的,辞掉工作,拿出一年的时间来完成一次“洲际穿越”,衡量了语言环境、成本和签证办理的问题,杜风彦选择了对他而言相对简单的亚非之旅。这个计划必然也遭到了来自家里的压力,可是杜风彦狡黠地一笑:“我在路上了他们也就管不了了。”

于是,从南宁出发,过缅甸,印度,到中东各国,然后过埃及入境非洲,经苏伊士运河上的渡船进入非洲大陆,沿非洲东部顺着尼罗河南下,是一条在骑行者中相当受欢迎的路线。

骑行路上会遇到的所有问题——迷路、缺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生病、单车鼓掌——杜风彦都一一经历过,此外因为在非洲,蚊虫野兽少不了。有一个晚上他在野外露营,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帐篷外面有大象的脚印,原来头天晚上有象群经过他的“床”旁边,如果其中一只脚踩在他的帐篷上……想起来都后怕;另外有一次,在一个警察长官大院里扎营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帐篷底下被白蚁蛀烂了一片。不过也看得出来,这样的长途跋涉,体力的支出太大,在野外的环境下杜风彦也能有很高的睡眠质量。

非洲一些经济欠发达的地方社会治安欠佳,抢劫或者勒索也是时有的事,杜风彦要么利用语言不通假装不明来意,这一招行不通那就来硬的,起个中国功夫的范儿,绝大部分歹人都能吓跑——杜风彦可不全是虚张声势,他是八卦掌第六代传人,正经学过武术。而且,中国功夫、李小龙、李连杰在非洲人眼里有很高的认知度,有时候他会教非洲当地人一些武术,作为回报,他会获得免费的住宿和食物。

杜风彦对《青年社交》的记者盛夏这样描述过:“有些胆子大的会在我摆好架势后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想要伸手摸一下我的胳膊,但只要一碰到又会像触电般地逃开。”

这一趟是穷游,杜风彦 22 个国家两年下来总共才花费 4 万多,除了一切从简,有时候也会通过同一些技能去换取食物,比如给别人做网页、教武术,在印度的时候还帮人拍过视频。

除了食物和水,最大的成本主要是签证费用和自行车的消耗。这一路上,光是车胎就换了十几条。像所有熟手的骑行客一样,修车这种事肯定都是自己动手,但这次还不太一样,整个行程大部分都是在欠发达地区,一路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地方可以买到自行车配件,还好出发之前杜风彦已经做足了准备。

车架上的备胎们。

杜风彦展示了一组照片,都是他跟各种身份的非洲当地人的合影,家庭主妇、警署长官、小贩、小孩,有很多场景是在当地人家里和一家大小有说有笑。

在这次旅行之前,杜风彦从事的是 IT 技术研发的工作,平时不太跟人打交道也不擅长跟人打交道,可是上了路,需要食物、宿营地或者别的帮助,他少不了要开口交流。这对于程序员倒也不是什么太需要反复掂量的事情,有一个需求解决一个需求就是了。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