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 单车日志 ] 下的全部文章

埃塞签证

 

 

三个月多次入境的埃塞签证

       本来在埃及签埃塞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多次入境埃塞,当时计划三个月足够整个行程,没想到这一路骑的并不快,临近埃塞边境的时候才发现签证时间不够,当时计划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续签多次签证,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经过一番非常苦逼的尝试,最终放弃延签,重新上路,希望在吉布提或者索马里兰能重新获得埃塞签证。

        当时查的的信息是索马里兰首都哈尔格萨可以获得埃塞签证,不过需要索马里兰开据的介绍信,此介绍信就需要20美金,再加上签证20美金,整体费用在40美金。(今日重新获得信息,在哈尔格萨也能非常顺利获得埃塞签证,单月签证费用20美金),而关于吉布提是否能签下埃塞,网上消息不多,且众说纷纭,没有统一版本。也来不及顾忌太多,走一步算一步,是否能获得签证还需亲自验证。

        在吉布提首都吉布提市朋友处呆了几日后,又一次纠结埃塞签证的问题来了,我的埃塞签证多次入境,在1月15日才能到期。我是否能在1月15号之前办理新的签证那?

         纠结无用,根据原来骑车时大脑标识的埃塞使馆位置,在顺利办完索马里兰的签证后,由索马里兰办事处守卫的大叔热情的牵着我的自行车给我的指示,才走了几步就找到了埃塞使馆。原来两个使馆相距非常近,也都距离美国使馆不远,我当时骑车虽不太快但没留意,两次路过竟然都没发觉。

        在门卫处交上所有电子设备,所有禁止携带的设备,走进埃塞使馆大楼,签证处在二楼,进入二楼后右转,有指示牌标识。

        急匆匆走进签证室,发现竟然等待着很多人,我刚走进去两步,观察了下并无工作人员,在各种眼神的犀利注视下顺利的退步出来。

        右边门没关,隐约看到有谈笑声,看门上,原来是饮品室,可以喝咖啡茶软饮料,明码标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在使馆竟然也可以做生意,而且还能喝茶,可见这里平时等待的人应该非常多。

        见到一个类似工作人员的女士从茶饮室出来,指指手上的签证,她指向旁边的房间,门关着。我又一次望向她,做出迷茫的表情。她帮我敲开门,用埃塞语对着办公桌前坐着一个类似领导级的人物说了两句话。看领导也没任何反对的意思,我径直走向他,指着我的签证问他:“先生,我的签证这月15号到期,我现在需要一个新的签证,我什么时候可以办理那?他看了下我的签证:“这月14号或者15号都可以,你到时候再过来吧。”“我可能需要赶时间,请问是不是可以当天就能拿到我的签证那?”“可以的!”“你确认?”“是的!”既然已经得到信息,而当时在办理的女士也已经开始出现不悦,我就没再多问,骑车愉快滴回到了朋友处。

         有一点,我又忘记问了,那就是签证费用。我以为这里应该和埃及的领事馆一样,是可以用美金支付,应该是20美金滴。而这一点,也给我带来了一点小麻烦。

         既然14号或15号才能办理签证,我看了下地图,开始了新的计划,骑车从塔朱拉绕盐湖回到吉布提。

         路程甚是艰苦,手机彻底坏掉无法开机,GPS不知道如何才能显示日期。我每天竟然都不知道星期几,是几号。4天后,记忆里感觉应该是14号的时候,急匆匆地顶着大风赶回到吉布提。

        回来后,才发现是13号,休息了一天后。再次骑车来到埃塞使馆。

        9点半钟,使馆外面有点冷清,使馆外把守的门卫竟然不在,我询问里面的门卫是否可以把车子放进使馆的院子里?“如果你呆的时间不是太久的话,可以放在外面。”我可不想在这里丢了车子。“我需要办理签证,估计需要非常长的时间”边说边把车子抬进了院子。“你从跟那里来?”他问道“中国!”“你想去埃塞?埃塞可是好地方啊”他扬了扬手中的检查器,开始检查。“事实上我已经去过了,这次是重新再过去,然后跟他细数去过的城市:贡德尔,巴赫达尔....”"你骑车去的?”他指了指我的车子?开玩笑的问道。“当然了,就是这个车子!从苏丹骑到埃塞,然后从埃塞骑到这里”“真的?”他简直要跳起来了:“你真是一个强壮的男人,你要知道,像我这样,甚至都不敢从我家骑到亚的斯."我只是笑了笑,这样的事情我已经见过多次。

          我仍记得很多人都是这种要跳起来的表情,其中一个移民法国的埃塞人,脸上惊讶加异彩的表情说着同样的词语“你真是一个强壮的人!‘当时我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抖了下肩,开玩笑滴对他说道:你看,一点也不强壮啊!”他慎重的用手拍着自己的心脏,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强壮的地方,在这里!”和当时和法国的埃塞人一眼,我笑着跟这个门卫握手,"谢谢您!"

        他已经象征性的检查了我全身,腰包位置竟然没响我就知道他只是象征性的检查了。我指了指手中的GPS,边说边装进口袋:“这个是GPS,我能带着进去么?”“这个是不行滴,你不能带任何电子设备进入使馆,任何!”他指了指旁边的桌子:“放桌子上吧,放心吧,很安全!”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多说的必要,直接放桌子上走进使馆。

         这次再走进签证的大厅,竟然只有零星的两三个人,工作人员仍然不在。我仔细的打量整个房间,寻找任何关于签证的信息。房间里贴着一些埃塞的旅游宣传画,大厅的电视机放着埃塞电视台的节目,又是政府会议的内容。签证台下面贴的几个表格都是法语和埃塞语打印,都是关于埃塞护照的信息。正寻找着,一个人拿着叠资料进来,我看了下,确认他是工作人员。“先生,您好!我想办理签证”。“你想办理什么类型的签证那?”“我的旧签证过期了,我想办理一个新的!"说着我便打开护照,指着旧签证。“哦,我知道,但是你想办理什么类型的签证那,旅游,商务或者...""旅游签证!"他接过我的护照,只是翻了两页。“我已经去过埃塞了,我想再次骑车游埃塞”,在我说这话的时间,他已经拿出一张表格给我:“你先填下这表格”。

         表格内容也不负责,只是需要填写吉布提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以及在埃塞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另外就是护照的基本信息。

          填好表后,我拿出准备好的护照复印件,还有一张照片,敲开他办公室门,把资料给他。“哦,两张照片”“还有护照”。我看着他把资料整理好,填写好信息。他看到在门口的我:“请在那边坐着等待吧,我会很快帮你办好的”。

          仍旧无聊,我再次打量整个大厅,查看地图还有各种宣传图片,电视节目正播放着老式的埃塞歌曲,两首歌曲过后,他拿着资料找到我:“您要几个月签证”“我能拿到四个月签证么?”“不行,最多三个月,另外还有一个月”“那三个月吧!”“5400吉布提法郎”。

         “哦,能用美金支付么?”今早出来,我并未带钱包,而且没带任何吉布提的货币,只是带了美金,我以为只需要美金足矣。

         “不行,你可以去银行兑换的,市区就有银行。”“真的不行么?”“不行。你可以去**银行,他指了指南方,就在那里,市区,不远的!”

          看来没办法,只能去换了,在走的时候,本想拿下我的护照,但想到我有护照复印件,就直接下楼了。

          门卫处的门卫仍旧热情的给我打招呼:“一切顺利么?强壮的男人!”

          “还好,只是我还需要去换点钱。”来不及多说,接过他递给我的GPS,再次骑车奔向市区。

          银行的位置来的时候我已经路过,所以找到他们并不费力。

          匆忙走进柜台,有几个人在等待,我看着柜台不紧不慢的姑娘,敲敲窗,指指手中的美金,想问下她是否能换。她只是手往下摆了摆,让我等着。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着军装的人员,和外面的保安服装又有所不同,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屋内的光线本来就暗,不知道他戴着眼镜怎么能看的清东西。我走向他,问他能否换美金,他看了看我的美金,指了指其中一个小小的裂口,再看到我的复印件:“你的护照那?”“在使馆” “不行,我们需要原护照!”“护照在使馆,现在换不了钱,我就没法拿到护照,所以你要先给我换钱,我还有复印件,这也一样的,能证明我的身份。”“不行,我们需要护照原本!”他摘下他的墨镜,看了看我,仍不紧不慢的说道。

       “护照在使馆,没钱取不了,所以你要给我先换钱啊,而且我还有这个!”我指着复印件简直要大嚷起来了,旁边的几个客户开始往这边瞅。

         他开始不理我了,我着急滴看看四周,发现就在马路对面还有一个银行,推开门来走向哪家非洲银行。

         走向柜台,询问是否能换,柜台的女士接过我的钱,指了指40美金:我们最低换100美金!

         “可是我只需要四十美金就够了”女士也不再搭理我,继续开始手里的业务。

         “你可以去哪家银行的“旁边同样在忙的满头银发的大叔停下手中的业务,变指着我来的哪家银行变对我说道。由于忙碌,他花白的头发上已经印痕累累,不知道是因为汗水的浸润还是老年的标识斑。

         我指了指手里的护照复印件:“我去试过了,但他们要护照原件”。他摇了摇头,耸了耸肩,继续忙着手里的业务,标示爱莫能助。

         没办法,我只能再回到原来的银行。那个墨镜的保安仍在门口。我跟他解释下复印件如何能证明我的身份。

          可能有点吵,惊动了柜台的那个女士,"怎么了?"柜台的那个女士开始在里面问,保安对着他说了几句。

           这次墨镜保安把我带到兑换的柜台,好像可以了,他给我椅子让我坐下,告诉我工作人员出去吃饭了,一会就回来。既然有希望,我就继续等待。等待的空隙,继续对墨镜保安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

        几分钟后,兑换处的黑色披肩穆斯林女士来到,我把护照复印件和美金递上。她看了下,然后指示我进去。

        关上门,她问我:“会说法语么?”“英语”我说道。她开始用蹩脚的英语告诉我需要护照原件,她不能帮我办理!我急了,再次跟她解释护照在使馆的问题,她表示有点爱莫能助,并指向西北方,告诉我可以去市场兑换。我音量再次提高:这里是银行,为啥不能兑换?...

        里面柜台又有声音,黑色披肩穆斯林女士走进去,一会又出来,告诉我等一会,他们可以帮我办理。

         再次出来,穆斯林女士拿着兑换单还有吉布提法郎,询问我的手机号码还有地址,我没有手机号码,至于地址,我直接告诉她青年酒店。“酒店?那个酒店?凯宾斯基还是阿里?”这两个都是当地非常有名的酒店,凯宾斯基我可是住不起滴,那就只有阿里了。接着她又问我房间号,我随口编了一个。签字,接过钱,又飞奔至使馆。

        再次进入使馆,原来的守卫已经换岗,这次守卫查的很认真,只要滴声一响,我就告诉他:“钱包”,两次响声过后,再次上到二楼。

        把钱给工作人员的时候,我看他已经准备好了签证贴纸。忽然想问下一个月签证多少钱,“3500FD,你要一个月的签证么?”"不用,不用,我还是三个月吧,一个月我时间不够"。在等待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护照签证页前面还有两页空白,如果签证再贴到后面,掐面的更难贴了。再次敲门进去,他正在准备贴,我告诉了他能否帮我贴在22页的空白页,他看了下:"这里有章,是不行的""不是不是,这是另一页的章,您看,土耳其的签证章”。“好的,您先出去等待吧,一会我就给把签证给您”。

       几分钟后,拿到三个月多次入境签证。我可以安心骑回埃塞了。

非常感谢华为吉布提办事处孙总、贾总以及罗总的热情照顾和接待,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休息环境,使我在吉布提的日子里,得到了非常好的静养和休息,身体得到了恢复,使我更有力量应付非洲的骑行。和华为员工合影

和华为吉布提办事处员工合影(其中左三为北非办事处罗总,右三为华为吉布提办事处孙总)

和华为员工合影

和华为吉布提办事处员工合影

和吉布提telecom管理层合影

和吉布提telecom管理层合影

合影

与华为北非总部罗总合影

与贾兵合影

与贾兵贾经理合影

骑在吉布提-吉布提的小学生们 1月13日

12日晚,到达一个村庄时已经精疲力尽,实在不想前行,因为前方还有无尽的上坡,另外看云雾移动,知道可能有大雨降临,在村口的清真寺借宿未果,他们建议我去学校。开始学校的老师不允许,但我决心已定,因为今晚如果这里如果不能借宿,意味着我将可能在大雨里把自己浇透,已经见证过大雨的厉害和我帐篷的脆弱的我可不想……

仙人掌花-沙漠之花-骑在吉布提 1月13日

沙漠之花-紫色仙人掌花

阿萨勒盐湖

阿萨勒盐湖。位于吉布提中部,海拔-157M,为非洲最低点。面积54平方公里,湖水盐度高达34.8%,是地球上湖水盐度最高的湖泊之一(仅次于南极洲的唐胡安池)。以前曾为海湾一部分,火山喷发隔断成湖,湖水主要靠地下水补给,这些地下水与附近海湾的海水相通。

阿萨勒盐湖每年都有海水通过地下裂缝补充进湖,使得湖水源源不断。阿萨勒湖盐度325,号称世界上最咸的盐,矿物质丰富,味道浓郁但醇和,外形别致,是世界上不可错过的盐。湖内空气异常干燥,身上水分很快被蒸发掉,久留不仅口渴难耐,甚至容易虚脱。大风加长上坡我骑出湖区就用了大半天!

 

 

 

 

阿萨勒盐湖温泉-骑在吉布提 1月11日

               阿萨勒盐湖温泉- 海水通过地下缝隙流入阿萨勒盐湖,经过地下岩浆加温,温度可以达到七十度左右,湖边另有一黑水潭,潭内有鱼。   阿萨勒盐湖温泉 阿萨勒盐湖温泉 阿萨勒盐湖温泉 阿萨勒……

ali waberi

i meet Ali Waberi on the way to Djibouti about 60Km far away from Djibouti,he give me the important water and camel  milk.he loves china and china culture,we meet again about 10km far away from Djibouti.he take the lunch for me.he is so kind person!help me a lot on the road,he give me his phone number,invite me for a delicious dinner,invite me to his home,give me chinese tea for gift,and give me money for help.i don't know  how to say a word to thanks him,his really like the person who know the traveler a lot,he also loves travel,when he was young,he had already travel around the world.Ali! hope to see you in china!wish you a good health and happy forever!

ali waberi

dinner at the restaurant in Djibouti with Ali Waberi,he is always like a kindly elder for me

ali waberithe delicious fish meal

         和杨帆兄弟相遇纯属缘分,在埃塞的街头,茫茫的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出来我是长途跋涉的骑行者。这点让我非常佩服,后来得知,因为他也曾经长途跋涉过,在2010年7月份,他也曾骑车征服过川藏线到达拉萨。因为都是骑友,彼此又多了一分亲密感。由于各自行程安排紧张,匆忙留了联系方式后就分开,杨帆兄弟得知我在出亚的斯亚贝巴市前往吉布提的路线要路过他们工地后,更是极力邀请我去他们工地小住。

        盛情难却,在国外能碰上中国的骑友却属不易,而且有共同的艰苦川藏骑行经历更是不易,不去小叙一下实在难以说的过去,确定了大致行程日期后,空余了两天的时间,准备去杨帆兄弟的工地叙旧。在离开亚的斯亚贝巴市后,提前联系了杨帆兄弟,带我一同前往了他们工地。在他们工地,听到了久违的乡音,遇到了很多热情的中国同乡,吃上了美味可口的中国饭菜,这些都让我感觉到非常幸福。

       更让我幸福的事还不止如此,杨帆兄弟出来时带了单车的装备,准备在他乡骑游一番,但在亚的斯亚贝巴暂时没法买到单车,他便将他的装备赠送予我,在我丢失骑行眼镜的大半年后,我又一次戴上了骑行眼镜。在我的打气筒已经出现破损的状况之后,又换上了一模一样的新的气筒;更由原来的民工手套换上了新的骑行短指手套,还有户外帽....鸟枪换炮,有了专业的装备,再次骑行变舒服太多。能搞到这些专业的装备,在远离中国的异国他乡的非洲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幸福感顿时飙升...

       骑友最了解骑友的需求,两天无微不至的照顾,杨帆兄弟更是在百忙之中抽出空余时间赔我四处逛逛他们工地,周围的山水村庄,在食物及相关装备更是提供了很大的需求。

      分别之后在埃塞骑行的日子里,杨帆兄弟更是每天发短信询问行程,嘘寒问暖,骑行的路上有此,疲倦感顿时消失殆尽。

        在路上翻开杨帆兄弟赠与的LP肯尼亚书中,阅读的时候发现扉页竟然夹着美金,我还以为杨帆兄弟是失误放进去,准备再次返回埃塞退还。发信息后才得知,原来兄弟是特意而为,怕我不接受,特出此计策。用心良苦,让我感动的无以表达。

        进入吉布提后,没了杨帆兄弟每日的短信,开始还真有些不太习惯。但在艰难的骑行路上,我的心里总能现出兄弟灿烂的微笑,激励着我勇往直前!

埃塞电网工地

和中国工人一起在变电站建设工地

和杨帆兄弟

和杨帆兄弟临别合影

离开工地

搭乘杨帆兄弟所在公司的皮卡车过3公里尘土路到主干道

埃及路上遇到的那些人儿 10月14日

埃及路上遇到的那些人儿 埃及的孩子们 埃及的孩子们 埃及的孩子们 埃及的孩子们 埃及的孩子们 埃及的孩子们 埃及的孩子……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